我是一只大大的大胆的大鸽子

#王者荣耀# #西汉教廷# God gives the glory and love



关于本文:

此乃对德古拉伯爵的献祭小文,以表邦信党对伯爵X特使的忠贞不渝。即使教廷方面邦良较多,但我还是深深地爱着他们两,此文不知能不能表达对于我来说他们独特的萌点!

虐,虐,虐

我只写脑中的他们。我的正剧向一直不招人喜欢,发出来图个心里安慰,至少更新了吧!

另外,此文为邦信文,信➡️邦➡️良,有邦良倾向是剧情需要。这是一个邦信虐,文。


ooc可能有


ok?



———————————————————————


“骑士大人,您可曾听说范海辛?”

年轻的圣殿之光正在马厩拴自己的爱马,饲马小童左瞧右瞧,终于鼓起勇气怯生生地问了一句。

范海辛是个谁?刘邦还真没听说过。这人物与自己无关吧?但他还是维持着基本的风度道:“吾未曾听说,那是何人?”

小童恭敬道:“禀大人,此人是最近民间出现的一个吸血鬼猎手,说是各个工会都有他的足迹呢!总是挑困难的任务做,到现在竟还未丢掉性命,我以为这是教廷所派下的人,不然不会如此出色。”

刘邦一挑眉,缓道:“圣殿派出的猎手自然不会去工会接猎捕任务。此辈大多是要钱不要命的亡命之徒,不能称之为出色。”

说完他伸手拍了拍马臀,径直阔步离开马厩,朝主殿走去。

他按住佩剑,缓缓走向大殿。站在拱形门前可以看见他的主教正端正地背对大门坐在排椅上,低着头,大约可以猜想到,又是在看什么晦涩难懂的书籍。

刘邦尽力压下脚步,不去破坏这份宁静。

不巧的是,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铠甲碰撞的声音,坏了事。

那声音由远到近,刘邦皱着眉头转过身,果然是与自己几乎同时归来的特使。他注意到刘邦的视线,愣了一愣,又看见张良高高耸起的帽子,发觉自己似乎打搅了什么,又往后退了一步。

“别躲了。我早就发现他了。”

张良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内回响,宣告着刘邦的坏心思彻底破灭。他觉得果然还是韩信坏了自己的好事,不满地撇撇嘴,韩信看见他的神情,也忿忿地翻了一个白眼,故意哐当哐当地步上红毯。

“看来特使先生胜利归来了,可惜在民间的名号却没有一个贪财之士来的响亮。”

刘邦斜着眼,挑衅地激了韩信一句。韩信面色平静:“比起某些想着对主角动手动脚的人好多了。”

“特使说笑了,吾不过过路不愿打搅了子房读书。”

刘邦死鸭子嘴硬。是个人都可以看出他对主教不一般。但这违背教义的孽事是圣殿之光,大家都避而不谈。

有所察觉的人们固执地认为圣殿之光与天堂福音是绝佳的拍档,不存在肮脏的感情。

三人心照不宣,谁都不戳破,保留着这层窗户纸。

张良出口打圆场:“范海辛是吗。我在圣殿也有所耳闻。”

只有唯一的聪明人开口,两人通常才会暂时休战。

韩信扬起下巴,露出在讨伐中也毫不遮掩的雪白脖颈,傲然道:“此人相传是一位退役军人。手段狠辣,很难说是不是接受过什么特殊训练或是与吸血鬼结下了什么灭门的梁子——神出鬼没。讨伐中未曾见到。”

刘邦不依不饶讽刺道:“哦?怕是特使工作太过用心,不曾去收集过情报吧。此人乃是日日出没于工会悬赏牌,怎么不说他家境贫困呢?何况此人百分百出生草莽,若是军队有此等人才,教廷怕是容不得某人。特使大人杀吸血鬼杀久了,脑子也变得如此简单吗?”

“你..!”

韩信气急,捏紧了手中的战枪,却是一拳挥了过去。刘邦躲也没躲,伸手捏个正着。韩信未用十成力气,反而生疼。

“你们两个差不多就够了。”

张良面露愠色,眼神却直直地射向刘邦,他才收回手来,韩信将拳头一甩,不屑地扭头过去,不再看他。

张良几乎习惯了这两人见面打一架的势头,夹在中间,为难而又烦躁。

“当今重要的问题是那个范海辛,你们知道问题的关键所在吗?”

因为教廷才是力量,人们不允许寄希望于其他人。正如同范海辛那样。

“那么特使,就拜托你去会会这个门外汉,好好劝说他“洗手不干”或是加入教廷吧。”

他的话说到一半,韩信遍转身向大殿门口走去,刘邦的声音在殿中回响,声声传入耳中。

上帝绝不会原谅这种人。

韩信在心中狠狠道。





“啊?奇怪,洗手不干的话我吃什么?况且,加入教廷有什么好处吗?你们有酒供应么?”

“可笑,我看你怕是听到我拒绝便要与我动手。教廷就是如此虚伪吧?”

“最后奉劝你一句,趁着还没有变天...”

走吧。






正如范海辛所说,圣战后的世界,果然变天了。

圣殿之光背叛了,因为天堂福音的牺牲,华丽地投靠了万恶的吸血鬼,成为了“德古拉伯爵”。

真是可笑,可笑至极。

圣战进行时,韩信曾偶然与范海辛碰了一次面,他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故意问道:“你还在为教廷卖命?真是忠犬。”

“神爱世人。主会原谅你的出言不逊。但是我目前不打算原谅。”

韩信刚从无休止的战斗中脱身,正在断壁下擦拭着枪。刘邦失联多日,张良也没有消息。范海辛撞在了枪口上,韩信显然没有与他调笑的心思。

见他神色冷峻,范海辛也撇撇嘴,道:“天堂福音战陨。”

韩信心里咯噔一下,他扭头瞪着范海辛:“我想我们不过一面之缘,你告诉我这个真假不明的消息究竟是何居心。”

范海辛没多说什么,见他不信也没多做辩护。

而韩信心里却感觉不安了。

可能....





“...吸血鬼,受死吧。”

刘邦挑眉,那神态竟与不久前没什么两样。

“取我性命?愚蠢至极。”





-----我的废话


写文章自娱自乐,发出来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如果写的还可以,搏人一笑,我的文章不是次次都有热度,但更多时候只有小红心,小蓝手,却没有评论。让人感到很寂寞,很空虚。所以我也尽力给他人留评论。如果大家喜欢我的作品,给我提点意见或者建议,甚至只告诉我你喜欢,都会令我很开心!

谢谢大家






评论(7)
热度(22)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