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一天会拯救我所有恐惧。

#阴阳师##青般# 俗世浮屠



我跳坑了。加了一个同好群,毅然决然跳坑了。

琢磨了一下青坊主的传记,再结合自己对般若的理解,写出来的怪东西,就是我平时随笔的画风。另外青坊主自称居然是我啊..幸好看了传记,不然我就要写贫僧了。

对他们两还有许多不能理解的细节琢磨,欢迎批评与讨论。

ooc可能有。

ok?



————————————————————————


初遇在血与泪的深渊中,视线交错于两人同从一具尸体抬眼的瞬间。

那尸体浑身焦黑,被火舔舐得失去了皮肉,失去了灵魂。只剩下一个形状,仍然遗留在大地,给某人留下念想,或是仰卧在焦土上,瞪着苍天,大喊不公。

般若看着他被烧死。

不知因为这人与那个人有些相似,也因为自己根本不想为这种俗物动筋骨。

是说,他和悬壶济世的大佛可不一样,再怎么说,自己也只是一个妖怪,迟早人类死光了才好吧。

他就坐树杈上,遥遥地望着在烈焰中挣扎的人,就好像他们之间隔着一条长河。

而在视线抬起,般若看完了这出无谓的求生闹剧后,突然与一人视线交汇了。

袈裟斗笠,蓄着长发,假和尚一个。

般若从树上灵巧地落了下来,就这么隔着焦土与那人遥遥对望,他也在看着自己,般若能够感觉到他视线的沉静与穿透感。比起浑浊的世俗要稳重,比起了当的不怀好意要澄澈。

究竟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倒是有意思的很。

有意思,却也没意思。这世道人人皆自保,与这个和尚无话好说。

其实早就注意到了他的气息,只是一直按耐在远处,这场大火寂后,才看清他的身影。

假和尚,假和尚。

般若在心里讽刺道,双手撑地,准备离开此处。

“且慢。”

传来的是与那声音相符的,带着冷酷意味的男声,从那处射过来,仿佛就在人耳边说话,能够听的一清二楚,可又不是在喊着。

修为了的。

般若于是“且慢”,又站直了身体,还是立在远处与他对望。

“此火可是你放的?”

般若听到如此弱智的问题,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背靠着树干,斜斜地飞了个白眼,道:“大人难道闻不出这火里并无妖气?无缘无故冤枉我,我可是不依的。”

那人似乎是接受了这个说法,沉吟片刻,才缓缓道:“抱歉,无事了。阁下尽管离开。”

般若却是不服,存心与他过不去,大声道:“我回答你一个问题,你难道还不知礼尚往来这一说?既然我降尊纡贵告诉了你这火不是我放的,那你是不是也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般若一边脸厚如墙地夸赞自己尊贵,一边对着那看着就榆木脑袋的僧人扯歪理:“不然,我还是不依。”

僧人似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又道:“阁下请问。”

“爽快!”般若装模作样地思考片刻,故意观察了一会他波澜不惊的脸,才缓缓开口道:“其实呢,我就是想惹你一惹。不过现在还真有一事想问。”

“你,为什么不救他们?”

在般若的印象中,救人于水火之间的道人行者,如此看着漫天大火,无动于衷,实在不像是本分。要么他逃难途中衣不蔽体,随手杀了个僧侣,抢了人家衣裳,要么就是...

他还没想完,那人便回答了。

“人间即苦海。于烈焰中脱生又如何?不过逃脱性命后又苦苦挣扎于生死。不如早入轮回。”

般若是真的忍俊不禁,噗呲笑了出来。

“说的好!不如早入轮回...”

天真。但无可反驳。




我的话:

感觉没什么感情戏份...总之我擅长日常,正剧很不行啦!希望青般红火!



评论(2)
热度(12)

© 智熄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