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蜻蜓 很高兴认识你

#王者荣耀##铠约# Pocky Game


公司聚会的另外一种玩法...不过与上篇设定不同的是两人并不是恋人关系。咳咳,小段子啦。梗见题。

ooc可能有,ok?



—————————————————————



“pocky!pocky!pocky!”

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国王游戏的获胜者国王还捏着木棍没有说话,众人一听到是长城守卫的狙击手和冷冰冰的似个收保护费的大哥的战士接受惩罚,纷纷起哄起来。

除了个别居心不良的,大家想要的根本就不是真心话与罚酒,真心话是说给想听的人听的,而罚酒要么是为人做嫁衣要么是为闯祸做铺垫。但是大冒险则是喜闻乐见,尤其是带有亲密意味的大冒险。

在座的都是些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更何况人直属上司起哄声音最大最带劲呢。

当事人百里守约的心情显然就不如他们一般美好。KTV里灯光旖旎,他与铠的位置本来就靠的近,大家这么一起哄,中间那几个人便应和着起身让开,硬是把他们两个推到了一起。

拜托,和相敬如宾得连兄弟都称不上的朋友凑到一起玩接吻游戏真的不会有人觉得不妥吗?!

很明显觉得不妥的百里守约与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仍然皱紧眉头表示觉得不妥的铠坐在一起,面前的小桌上是被人推到眼前的pocky棒。”

花木兰在一旁煽风点火:“你们两个可别想一杯酒了事啊,本来这游戏就是要放飞自我的,动不动就罚酒,一点意思都没有。”百里守约准备争辩些什么,又被花木兰一抬手打断,“你们两都是男人,有什么害臊的,别啰嗦了,走着!”说罢竟是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哐一声砸在桌上。一石激起千层浪,现场气氛瞬间被推倒最高点。

百里守约强忍内心吐槽这怎么有点像是黑道大哥要跟小弟们走一个的场景,向左瞟了一眼,见铠稳稳坐在沙发里动也不动,只好妥协,向前拿了那包万恶的长条饼干。

他做不到很潇洒地像是取烟一般抽出一根然后先叼嘴里,万一人铠不搭理他撂挑子走人该多尴尬。于是他规规矩矩像撕平时撕开普通零食一样撕开塑料包装,拿在了手里,再转身看铠。

铠也侧过头看着他。没生气,也不像很高兴的样子。百里守约其实向来有点不喜欢他这副“不吃你这一套”的样子。

百里玄策丝毫不体恤挨整的是他亲哥哥,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大喊:“各位静一静静一静啊!我哥他们酝酿呢!给他们一点气氛好不啦!”

大家于是哄笑着互相拍打了一阵,又憋笑着给他们留下一个名为寂静实则尴尬的空间。

百里守约咳了一声,把百奇棒举高了一点。

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动作,直到大家认为最不应该开口的铠说话。

“你在等我过去叼?”

人群中开始有隐约笑声了。

百里守约厚着脸皮咬住一遍,凑上前去按住了银发战士的肩膀。

“哦——”起哄声。

铠也侧过身来。两人都是在沙发上侧身而坐的姿势,唇间叼着粘着粉红奶油的草莓百奇棒——百里守约捏在铠肩膀上的手紧了紧,他开始觉得紧张了。

还没等他准备好,看起来绝对不会主动的铠却已经开动了。本来百里守约按住他的动作显得比较强势,但随着饼干的缩短,他的手越来越弯,倒像是抵御暴徒的良家妇女了。

只见那张熟悉的脸越来越近,百里守约干脆双眼一闭,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虽然丧失了主动权,但是总比对眼强得多。

说来奇怪,别人的pocky game总是带着一些慢悠悠的情趣色彩或一丝丝羞怯,但他们之间的pocky game则完全是一方处于仓鼠般的进食状态,一方呆若木鸡。

饼干棒终于缩短到两人唇间一指距离时,铠突然捧住了百里守约的脸。

围观群众完全失去了安静,尖叫声此起彼伏。

百里守约快晕倒了,他嘴里的饼干一点都没吃,但是他能感觉到在另一方的啃食中饼干的震动。两人之间像是连了根导线,铠吃得很快,百里守约的心跳得也很快。

零距离时,两人的贴合处则完全是被铠的手掌挡住了。

大家纷纷表示不满,铠一定是在最后作弊,把守约嘴里的饼干叼出来了,不然怎么结束的那么快。

铠擦擦嘴巴,没解释,嘴里还卡嚓卡嚓嚼着。

百里守约在内心吐槽。不那么快还想怎么地。

不过他清楚地知道,铠没作弊。

铠不仅没作弊,还把那最后的饼干顶进了他嘴里,还顺带搅了搅。

百里守约捂着嘴假装害羞的样子偷偷把饼干嚼完了。

这要是被发现了...

就咬舌自尽吧。

仗着KTV灯光暗自脸红的百里守约如是想。

评论(7)
热度(113)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