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一天会拯救我所有恐惧。

【邦信】牵手


放假了...开始玩语c。

本文是听东京不太热开展的脑洞,脑中冒出一个表情,就是一只秋田倚着玻璃窗...

还是很喜欢的冬夜,邦信,玻璃糖。只不过这回尝试从邦哥角度出发...写到后面,bgm换成南方的我北方的你,就...很...

ooc可能有


ok?



——————————————————————


“刘邦,你迟到了。”

刘邦气喘吁吁推开店铺的玻璃门时,迎面就碰上了抱臂的狄仁杰。他微笑地看着刘邦狼狈的面容,脸上写满了“扣工资”。

有时候刘邦真的会怀疑,狄仁杰不是对工作认真,而仅仅只是对扣工资热衷罢了。

他在心中把狄仁杰鞭尸了一千一万遍,一边讪讪然道歉道再也不会了,一边向员工休息室走去。

李元芳正坐在里面玩手机,刘邦有气无力地向他问了声好,打开了储物柜。他今天没有穿御寒的风衣,便省去了将衣物挂进去的步骤。

“你今天是干什么了,晚了半个小时。”

李元芳将手机锁屏,抬头看他。

刘邦一看就是跑过来的,脸颊都跑红了,现在还没喘过气来,他瞥了李元芳一眼,从储物柜里拿出了制服,走进更衣室。

刘邦的声音从更衣室传出来有点闷闷的,他一边把毛衣毛衣从自己身上撸下来,一边说道:“韩信生我气了。”

李元芳大概想象的出来韩信生气的样子。那个人就连生气都不肯乖乖生气,总是摆出一副你欠他百八十万的表情,眼睛一横,不搭理你。

然而就是这么一副死样,在刘邦眼中也是别样风光。

不喜欢韩信作风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即使是朋友有时候也会不耐烦他一些小脾气,尤其是他不爽后什么都不说,就是瞪你,冷笑。

所以韩信也没什么朋友。除了女性及后辈能让他控制自己的脾气,基本见谁咬谁。

“他让我滚,然后就把我踢出去了,我当时也很生气,就直接出门了,没拿钥匙。后来有点冷了,又觉得他正生气,就没按门铃。”

刘邦也是个倔骨头,李元芳都不知道他们这两货是怎么搞在一起的。

他很明显不想管这两人的闲事,关心一声注意身体,实在不行找狄仁杰借一条风衣穿回去得了。

在刘邦终于把毛衣从身上扯下来,把头发电的四处乱炸后,李元芳已经出去了。

怕是李元芳勉为其难地顶了自己两个小时的班,刚才才被放进来休息一会。

其实刘邦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如愿以偿和韩信在一起。

他们两是校友,但是简直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去,认识也是一次朋友之间的聚会,他们又正好是互相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第一次见到韩信的时候,刘邦烫了个金毛,美名其曰圣殿之光,实则骚的一逼,人群中就是一个行走的金毛鸡。

他的个子很高,估计韩信早就看到了他。

而刘邦注意韩信的原因,大概是他留着这个时代在男性身上很少见到的长发。

在韩信和自己对上眼的一瞬间,刘邦就感觉什么对了。

他坐在点歌台旁的沙发,那只有一两个拿着饮料点歌的哥们,韩信就看着他们点歌,刘邦的目光刚飘过去,就正好对上韩信的视线。

那是很干净而又果断的目光,和刘邦对上时也没有立刻收回去,而是骄傲地一颌首,连个微笑都没有。

可能是刘邦内心的抖m基因被激发了吧——刘邦日后这么自嘲。反正他当时就是鬼迷了心窍,决定去追韩信了。

他不管韩信是不是gay,就是单方面地展开了攻势。

韩信一开始是非常拒绝的,什么泼水,举报都用上了,但刘邦就是不屈不挠。

李白是这么说的:“我追个妹子,妹子这么对我我都要心冷了。这回刘死狗坚持这么久,说不定是真爱。”

其实刘邦自己也不太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爱,他堵韩信逗韩信追韩信都已经成为了习惯,要是突然停下反而觉得自己怂包。韩信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抗拒到默许,正当他以为他们两也就这样了,成不了就成不了,当个朋友也可以的时候,韩信终于回应了。

他的回应也很有自己的风格。

那是去年冬天,雪下的很大,还是在那个KTV,韩信的朋友邀请韩信一起,听说刘邦也要来后深感大事不妙,连忙去询问韩信的意见,如果讨厌,不用来也可以。

只是这回韩信没有皱皱眉头表示自己不去了,而是说道:

“啊,随他。”

正当众人以为他们和解了,刘邦也不再追他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

是回去的时候,刘邦嬉皮笑脸地凑过去给韩信打伞,习惯性地说道:“我这么好,连自己都要爱上自己了。重言可是考虑好了?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大家默契地当作没看到,各说各的,结果韩信说话了。

“可以啊。如果你现在抱着我的大腿唱征服,我就答应你。”

李元芳耳朵最尖,他惊愕地回头,正好看到刘邦愣住的表情。

韩信似乎有些窘迫,可能也为自己的话感到羞耻,扭头准备走。

就是在这个时候,刘邦动静了,他没唱征服,而是扔了伞就捧起韩信的脸亲了一口。

“我爱死你了!”

韩信当时脸都黑了,围观群众的脸也黑了。

但是他们就是这么磕磕绊绊地在一起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也不知道怎么挺过来的。

李元芳其实也不知道。大概是他们自己的秘密吧。



刘邦打完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他没带手机,看了看店里的钟,已经十点了。

接下来就不是自己看店了。他不打算加班,即使他今天迟到了,也不打算弥补,他和狄仁杰打了个招呼,又回到休息室穿衣服。

狄仁杰好心把多余的大衣借了他一条,正当刘邦想着人间有真情,即使狄仁杰如此龟毛也是有点可取之处,推开门时,却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韩信撑着伞,站在店门旁边,手臂上挂着他的大衣。

在看到刘邦手里狄仁杰的大衣后,又冷不冷热不热地哼了一声。

“哦,是我自作多情了。”

刘邦想想都没想,直接把狄仁杰的大衣往地上一丢,死死地用双臂捆住了韩信。韩信比他矮了一些,被按在刘邦的肩膀处。

韩信动动手掐了刘邦的大腿,却发现裤子有点厚,根本掐不到肉。

罢了。反正刘邦就是这样的。







——————————————————————


狄仁杰内心:nmb




评论(8)
热度(64)

© 智熄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