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一场戏,你来我往请随意;
相见何苦再相聚,彼此心系舍相离;
有时快活有时泣,不如笑笑随风去;
天若有情天亦老,斤斤计较坟爬草;
君若闲来打酱油,点个关注也挺好。

【阴阳师】【连若】枫神社 其肆


最近很混乱,我们学校有毛病。




ooc可能有

ok?




——————————————————————



有凡人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一目连还是风神时,自认为比骆驼还是要大那么一些的。而且没有骆驼那么粗鄙。至少他堕妖了,也是一只相对来说比较体面的妖。

他一向是一个比较谦逊的神,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处境假设得更加不济些,假如说后来的境况会好些,说不定也会更加满足些。

然而这回他倒是估算的准。随着这个神位消失的,不仅是眼睛,原本随着时间消失无几的信仰也好似风中乱沙,呼啦地不见了。

不过现在他不是神,他不需要信仰来维持身形了。他只是还忘不了他守护的东西。只是还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尽管已经失去了那个立场。

昔日的风神大人被周边的小妖怪尊称为一目连大人,现在他们不过分忌惮他了,只是将他当做一只强力的大妖怪。

渐渐的,一目连坐在台阶上发呆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多了。时间的流逝是模糊的,有时候也会去帮助山间迷路的人类。但慢慢的,一目连甚至不会现身了,只是借着风吹草动,引导人们。

现在,他几乎怠惰得不愿意去主动帮助人类了。

他其实发现了。自己在变弱。

一点点,一点点。

借着昔日神凭,在这神社死皮赖脸与岁月长河一道流动,慢慢的,这间神社似乎开始与自己不对盘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本身变弱了。还是这间神社不再承认自己了。

今年冬天第一场雪的时候,一目连的身体就已经开始不对劲。

想想也是,他自己也不能凭借这妖身永远住在这神社中。或许是时候该另寻出路,或是将一切在此画上休止符。

考虑怎么结果自己的时候,般若出现了。

不复昔日神力,一目连这回真是在般若出现在自己视线范围之内才发现他。

一目连有些不知所措。那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般若的变化很大。或许这才该是他本来面目。

一目连不由得遐想他回来的原因。

如果般若是来灭口,说不定正好。

一目连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端着一贯的架子看着般若走近。

“大人——真没想到。我还以为盘踞这神社的妖怪是谁呢。没想到就是您本人。”般若的声音很动听,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跟着大人来山上供奉的人类小孩。嚼了蜜糖一样的甜蜜。

一目连没有答话,他的确很落魄。

“话说回来,大人,我的脸。”他俯下身,面对一目连。一目连从未与人如此靠近,还是不由得皱了皱眉。面对如此失礼的行为,般若完全没有介意的样子。“有没有变得很可爱呀?大家都这么夸奖我哦。”

“你杀了人。”

般若眨眨眼睛,笑了。

是啊。般若的妖气也不一样了。血腥。

或许很久以前,一目连会因为他杀害人类而不悦,但如今他已经没有那么执着了。

“是啊。大人。我们——”他刻意加重了这个词。“是妖怪啊。”

一目连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






ˊ_>ˋ


时间间隔太久,有些忘了。

不知道是不是刀子哦


评论(1)
热度(34)

© 不全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