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一天会拯救我所有恐惧。

#阴阳师##连若# 枫神社 其叁



运动会开心开心,统计分数不用晒太阳开心开心,总之就是开心开心。

另外,@熟白 提醒的称呼问题,在这一篇会沿用,谢谢指导(土下座)

另外,由于我的锅,叁里面,一目连和般若是没太多对话的...总之...请专注于我不成熟的场景渲染吧...

ooc可能有

ok?


——————————————————————



那是一目连第一次真真正正看到般若的庐山真面目,尽管不是一目连最初设想的那样。本来他并未打算强求般若摘下它的面具,正如他一样,他认为妖怪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

般若更是特别的,他不愿意强求他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本能告诉一目连般若排斥摘下面具,他便没有提起。

本来他们之间就没什么语言。何必呢。

所以在看到般若那几天一换的面具的制作过程,一目连瞪大了眼睛,平常习惯性抿紧的嘴唇也微微张开,还是一言不发。

不愧是妖。

正与人们印象中的邪恶妖怪不谋而合,一样的血腥,一样的残暴,一样的...

丑陋。

般若用利爪撕着自己的脸颊,把那原本就很可怕的面孔抓挠得更加瘆人。

痛得厉害了,完全没能注意到一目连的靠近。

一目连也是。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离般若栖身的树几米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

寂静的漆黑夜晚,能听到的几乎只有般若粗重的鼻息。

为什么自己从前就没有发现呢?他一直在做这种事情。

迟疑了一瞬间,一目连迈出了一小步,般若瞬间就注意到了叶子被碾碎的声音,警惕地转过头,眼里满是凶戾之气,在注意到来者何人后,血肉模糊的脸上依旧明亮的眼睛不合时宜地露出了一丝像是真正的小狗一样的眼神。

这是一目连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尽管他曾经也从面具的缝隙下窥到那清澈眼眸中金色的光,却没这么真切地看过。

一目连还未开口,就被般若打断了。

他恐怕不是很好受。

声音颤抖着,似乎想要爬下那棵树,但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拿起了摆在一边的面具,颤抖着挡住了自己的脸。

“很恶心吧。”

他的声音很沙哑,好像哑着一口血,吞不下去,吐不出来。

留下这句话,他不给一目连任何解释的机会,头也不回地转身窜入了树林。

一目连没有追他。尽管山林有如他的手足,他只要微微一勾动小指,就可以把这个虚弱的小妖怪捉回来。

但他不愿意。

对于般若,他一直是形容的。他愿意去,就去吧。

只是忘记告诉他,其实不恶心的。






-----------------


大概大概...?


扩写嘛!看看就好!

评论(3)
热度(46)

© 智熄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