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大大的大胆的大鸽子

#阴阳师##一目若# 枫神社


人家不知道一目连X般若要叫什么,所以就拆了字...

基于传记开的脑洞,在此深深感谢收集传记的大手们(深鞠躬)

私设很多,注意避雷。

另外这是一个一目连sama的许愿符,希望dalao早点来我家...

此篇我也不知道是爱情向还是友情向,或者是我特殊的“抽”向...

废话有点多,ooc可能有。

ok?



——————————————————————





一目连初次见到般若,是很久以前了。

他坐在神社的阶梯上,难得的发着呆,没有思考别的问题,只是盯着蓝的发白的晴朗天空,心神飘荡,心无旁骛地,发呆。

那时候,他还是神,没有被人们遗忘的神。

每天充足的贡品,人们丰盈的信仰,源源不断地从山脚农庄被运上来。所以一目连才有发呆的余裕。

而般若,就是在这个时候上来的。

人们为了供奉一目连,建了很长很长的山梯,般若就这样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孤独地走了上来,他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动静,灵气也好,脚步也罢,都没让一目连发现。

不知道是因为他太沉于宁静,还是般若真的心如死灰,再也没有什么波澜了。或许是因为这长长的山梯一般都是在人们集体上供时使用,而一目连习惯于一大群人上山的热闹,而不太能注意到孤身上路的般若的气息。

直到般若走到了尽头,和一目连只有几米的距离,他方才抬头,注视眼前的少年。

少年戴着鬼面,身着破旧的农民服饰,气都不带喘一个的,站在山梯尽头。

他面具下的眼睛好像在打量着一目连,又好像什么都没在看。

是妖怪吧。一目连一眼就看出来了。虽然隐藏的极深,但如此近距离接触,他还是看出了,这是个怨气很重的妖怪。

真是的,刚才怎么就一时大意让他上来了呢。

一目连站起身,他坐在最高级的阶梯,现在站起来踩在第二级上,俯视着般若。

“汝为何人。为何来吾之神社。”







最后,般若还是留下了。

因为他曾经也是山脚农庄的一份子,虽然是个妖怪,但从未伤人,一目连理所应当地把他看做了自己的子民,而作为一个神,应该保护他的子民。

而且般若是特别的,他能够看见自己,甚至可以陪自己度过这漫长神明生命中的大半岁月。

或许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小小礼物?一目连心想,却没有表现出来。他的脸上好像是缺了那么一根关于表现开心方面的神经。

但上天赐给他的这个小小礼物似乎不像人间的“小小礼物”。它们通常是小猫小狗,但是般若不像小猫小狗一样听话可爱,反而有些喜怒无常。

他不会刻意讨好自己,而是对自己的收留道了谢后,独自爬上了神社旁的一棵树,为自己选定了住所。当一目连坐在阶梯上时,他有时候也会来搭话。

“一目连大人。”

仅此一句,一目连不是会接话的人,他们的对话通常在一目连回答了“嗯”之后截止。

但是一目连不觉得般若无趣,他喜欢安静。

只是般若从来不把自己的面具摘下来,一两个星期后,通常会看见他换另一副面具,一直换一直换,只是面具模样都很狰狞。

般若没有提起过关于他面具的事情,一目连心想,他或许是面具的付丧灵。







一目连本来是那么想的。

直到他亲眼看到般若制作“面具”。

那个画面难以形容,般若对自己的残暴,超过了一目连的想象。他将利爪伸向自己——那和面具一样狰狞的脸庞——

一目连惊呆了,他不知道这个少年妖怪整日戴着面具是因为面容粗鄙,老实说,他也不太介意他人的样貌。更何况他是般若。

般若注意到他了。

“很恶心吧?”

然后他跑了,头也不回地。

留下一串血迹。







“一目连大人。”

再次见到般若,是冬天。

一目连已经失去了信仰,堕落为妖,却一心一意想着保护他的“子民”。

即使他们大概已经不会再想起自己。

也是在一目连坐在阶梯上发呆的时候。

刚开始见到他,一目连没有认出来。但还是嗅出了他的妖气,那妖气不如当年纯净,掺杂了许多血腥味,但是那年的怨气也不那么深了。

他没有再戴面具,却把那一样恐怖的面具别在了脑侧。

像是在害怕什么。好像有了面具就可以随时挡住自己的脸,好像有了面具就可以免受伤害。

“一目连大人。”

一目连真的只有一目了,他变了很多。

般若走到了他的面前。

“我回来了。一目连大人。”

“看我的脸。好看吗?”

一目连没有说话。这张脸,怕是他一遍又一遍撕下自己的面孔,重塑而成的吧。

“一目连大人,如今也是妖怪了。我没想到呢。”

原来般若的声音这么好听。从前他们的交流不多,这是第一次般若有这么多话。像是蜜糖一样的甜美嗓音。

他真的变了很多,不仅脸变了,着装也不一样了,浑身上下的气质,也不一样了。

他变得招摇,变的血腥。

般若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他笑。








——————————


最后要说的,这有四个小编号,其中可能有几个会扩写...这说不定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存梗???

ps:一直很想问,一目连有两个眼睛时叫什么?双黄连?

评论(18)
热度(52)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