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蜻蜓 很高兴认识你

【阴阳师】【狗崽】花魁(叁)


最近沉迷原耽...《西北有高楼》太虐了,我现在都梗的慌。

还有《我等你到三十五岁》这个老文qaq看得我,半夜哭了起来。

还是那些注意事项~ooc可能有

ok?


—————————————————————


妖狐缓慢地在大天狗腰上揩了一把,轻触之后将手掌摁在了地上,整个人半趴在坐得直挺挺的大天狗身上。

妖狐本身就比他要矮上一些,现在撑在他身上,气息喷洒在大天狗玄色和服裸露的脖颈上,妖狐抬起头,小舌轻轻舔了他的喉结一口。

没反应。

妖狐在心里撇撇嘴,这人莫非是个冷淡吧。

从未想过“因为自己是个公的”这种理由的妖狐不甘心地将脑袋伸过他的肩头,对着大天狗的颈侧呼了一口气。

真行,喉结都不带动一下的。

妖狐霍然把手抬了起来,压住了大天狗的肩头,撑起身子不依不饶地对着他耳朵吹气。只可惜大天狗像是玉做的——不,即使是块铁这么捂也该捂热了,大天狗还是无动于衷。

第一次见到这么扫自己面子的。妖狐在心里默默呸了一句性冷淡,又开始上下其手,试图解开大天狗的衣带时,却被一直沉默的大天狗捉住了手。

“汝还要胡闹到何时。那个窥墙角的小丫头已经走了罢。”

——刚才他们谈到一半,门缝处的确露出了一只小眼睛。

虽说妖狐方才对这大妖怪动手动脚是为了做戏给门缝外的那个小丫头看,好让她报告老妈妈自己有好好服侍这个金主罢了,但如今...对于妖狐来说,勾谁谁到手的自豪,被大天狗打碎了。

妖狐略略使劲,挣开了大天狗的手,不答话,继续解衣带。

大天狗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却也说不上讨厌,目光含笑地看着小狐狸趴在自己胸前,衣料摩擦发出悉索的声音,一时兴起,伸手唤风将他发上的金钗银钗尽数取下,失去了固定物的黑发散开,尽是固定太久,有点卷了。

妖狐以为这是大天狗终于在自己尽心勾引下有了兴趣,眼中带闪地抬头,却被劈头盖脸地问了一句了无情趣的话。

“汝这头发,本身便是黑色?”

嘁——

妖狐摇摇脑袋,长发从发旋处开始慢慢向下洇成银色,甚至还跳出了两只雪白的狐耳。大天狗略施术法,紧紧合上了门,任凭是狂风也打不开了。

妖狐眯了眯眼睛,巧笑嫣然,握住了大天狗的手,引着他去摸自己的尾巴。

大天狗皱眉,触摸到了一个柔软的毛球物体后露出疑惑的神色,半晌发觉这应该是妖狐的尾巴。

慢慢挪动着大天狗的手,妖狐握住了他的手腕,将大天狗的手带到了自己的尾巴根部。

“小生这尾巴,接客的时候还是第一次露出来。”

大天狗的眉头拧紧了:“吾不是来嫖汝。仅仅是议事。”

妖狐的表情写着“少来了”,风情尽现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用行动表明了“是我要嫖你”。

“大人啊,您向小生一了这么多要求,除了您来这楼子里高价的嫖资以外,小生却是还想和您收些什么代价。”

废话,睡了大妖怪一夜,传出去够他吹上一年。

还有,这人的精气,只一次就够他的修为大有进步了。

大天狗没有说话,不管是否定还是默认,妖狐都不打算停下了。他松开握着大天狗手腕的手,让尾巴缠上,试探地又开始解大天狗的衣服。

抬眼一看,大天狗的神情竟是冷漠又淡然,妖狐一咬牙,今天非得把这人睡了不可,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看着让人火大。

他扯下大天狗的衣带后,正欲下口,本来一动不动的大天狗却突然有了反应——狠狠捏了他的尾巴。


他的手还停留在尾巴根,一抓下去,留给妖狐的感觉,就像是脑仁处炸开了一朵烟花,方才缠着他手的尾巴松了,靠在他腰上的手也松了,就连脸上的淫笑也松了,整个人软成了一滩水,有气无力地抬了抬趴下来的耳朵。

但是他并不完全是因为爽的,虽然尾巴是他的敏感所在,却也不至于让自己如此失态,更重要的是大天狗强劲的妖气自那软处突然冲进了自己的身体。

不管是身体的酥麻,还是小妖本能对大妖的恐惧,都让他一阵战栗,从喉咙里发出了带着哭腔的呜咽。

眨眼间,又是一股带着大妖怪味道的妖气冲入身体,这回更甚,妖狐被这妖气撞得魂魄离体似的,竟失去了意识。

朦胧间听到大天狗的嗤笑。

“小狐狸。早了一千年了。”



待续...


没肉没肉!不开车不开车!


评论(11)
热度(92)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