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一场戏,你来我往请随意;
相见何苦再相聚,彼此心系舍相离;
有时快活有时泣,不如笑笑随风去;
天若有情天亦老,斤斤计较坟爬草;
君若闲来打酱油,点个关注也挺好。

【阴阳师】【狗崽】花魁(贰)


今天罕见的我没啥废话。

ooc可能有,不是性转,ok?


————————————————————


妖狐心里的弯弯绕绕拐了个七转十八弯,却愣是没想出这个莫名其妙的大人是想要自己做什么。

他不想要自己性命,也不耽美色,刚才甚至还对着自己动了个不大不小的粗——妖狐有些狼狈地坐正,不自在。

果然...

刚才那一下怕是给自己加了点“料”。

一股横冲直撞的妖气在妖狐体内打着转,像是要把他的七经六脉给摸个清楚。

惹不得啊,这看来不是什么阴阳师,是个大人物。妖狐腹诽,“千年王八万年龟”,自己也算是大半个王八了,这股妖气却硬生生将他逼得几乎保持不住完全的人形...

少说...也是只大王八。

“大人有话不如直说。”

妖狐的面容在变化后有了挺大的不同,这么推来,刚才他那女子模样怕是依着某人的模样画出来的瓢。

作为男人,本尊的面容比那女性形象,眉眼间透露出了一丝英气,只是那双桃花眼没什么变化,只是盯着大天狗的目光没了那“花魁”的慵懒魅惑,取而代之的是有些凌厉的眼神,要不是知道这妖怪还没有洞察人心的能力,大天狗怕是真的要被那眼神骗了去。这张脸庞,穿着花魁的华丽妖媚的服饰,居然也不显奇怪。

听他开口,大天狗也不与他客气,开门见山:“自黑夜山往下,此街煞气甚重。怕是有什么精怪在搞鬼。”说完,不轻不重地剐了妖狐一眼。

——却没想到碰到了一个卖身的“精怪”。

妖狐在心里替大天狗接了下去。

妖狐身处花街,却没有感受到什么“煞气”,便出口问:“大人此行...是来除妖...?”

大天狗没说话,眼神好像在说“不然呢?”。

妖狐自然是知道大妖怪的领地意识,照他的意思,这黑夜山便是他的据点了,这山脚处的花街柳巷出了什么问题,似乎也得他管。

那还真是不得了,让这强大到几乎可以被称为山神的大妖怪亲自出马。

妖狐拱了拱手,道:“大人可是让小生做些什么?——眼下大人也检查过小生了,小生除了吃点精魄以外也没作什么孽...大人,这等小事...”语罢,话锋一转。“若是什么大事,小生恐怕是帮不上大人的忙,想必大人亲自动手也...”

大天狗嗤笑一声,打断了妖狐的话。

他这是在明知故问。

妖自然不应掺杂人间因果,即使是大天狗这个级别的妖怪,就算秉持正义,也绝对不想因为这些杂碎事脏了自己的修为,不明不白地纠缠上些什么因果线。

但妖狐不一样。他流窜这花街柳巷,身上的因果线怕是有麻绳那么粗了。这是个祸害。但是在除掉这个祸害之前,不如物尽其用。

比起鸦天狗们,这个作恶而修为不低的妖怪正是一个最好的棋子。

大天狗摆明了就是把自己当成成了个垃圾袋,在将自己扔掉前,顺便可以兜一兜乱七八糟的玩意。

光明正大地摊牌,没有一点弯弯绕绕阿谀奉承。

乐声从纸拉门外传了进来,是三味线。有女人在唱着些什么曲子。若不是这歌声,两人可能都快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身份为何了。

——大人买了这瑶湖花魁一夜呢。

妖狐不禁有点想笑。大天狗一看就是一个很不会聊天的人。一上来就揭别人老底,毫不客气,硬生生将这烟花之地弄的不像它本来的用途。

咱们又不是来谈判的?

妖狐没有余地拒绝,眼下大天狗却一句话也不说,一个台阶也不给。

要小生为他卖命,却摆着这么一副臭脸。

只是...这里终究是人类的地盘。大天狗怕是不能有什么大动静吧。

妖狐的眼神中的凛冽蜷缩了起来,恢复了商业做派,没有假惺惺地变回女性,而是用那印着妖纹的英俊面庞,深深地盯着大天狗的脸。

还是挺好看的嘛。这个妖怪。

四肢着地,妖狐跪着挪近了大天狗,大天狗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看着这不断靠近的人。

“大人。春宵一刻啊。您也是花了大价钱的——您的这件事,小生必将尽力,只是...”

妖狐的手已经不安分地拢住了大天狗的腰。

“真的不做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么?”







待续...


忘了说,这是正剧向...以及,过程可能会比较虐orz结局...应该是he的。

这算是过渡啦~



评论(2)
热度(86)

© 不全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