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一天会拯救我所有恐惧。

#王者荣耀##狄芳# 流浪


上次发图的那一个。

心情不好。

9月5号写的...最近掉进魔道坑了...



ooc可能有,注意避雷。

ok?


—————————————————————


初生牛犊不怕虎,长辈们对我的形容都是这样的,顽童,个性顽劣,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几个词。我出生大家,绝对是大家,至少在我还算个“牛犊”的时候,父辈衣着华丽,母亲体贴有教养,就连专门管我的奶娘都有。

我手舞足蹈地对面前的鼠耳少年叙述着我童年的故事,它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我们同在大乱中被迫逃亡——他刚刚告诉我的。

那是一场该死的变乱。我家破人亡了。

名叫李元芳的少年低头啃着馒头,那是我给他的。因为看到他快饿死了,难得看到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少年,就把干粮分给了他一点。

他蓬头垢面,看样子逃亡许久了,只有那双金灿灿的大眼睛还在发着暗淡的光,其实看他的精神气,颓废极了,一副不想活下去的样子,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却像是“不得不活下去”一样。

“元芳,元芳,你和我讲讲你怎么来的吧。”我蹲在他旁边,问他。李元芳抬起了脸,含糊不清地回答:“还不就都是这么来的。”我对他的回答不满意,催促他讲讲他的故事。一直只有我在说话,口干舌燥的。我推搡着他,他无奈般地将馒头塞入口中,一边嚼一遍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半晌,将干粮咽了下去,背过了视线。

那个样子像极了我的父亲。我指的是他暗了暗眼神转过去的一瞬间。

沧桑。

“知道长安吗。”“废话,谁不知道长安啊。”我不耐烦地回应。李元芳思考片刻。“你什么时候出生的?”他这问题没头没脑的,我耐着性子回答:“乾宁二年那样吧。”他思考了一会,掰着指头,数了数,又说:“算了算了,你肯定不知道的。”说罢又想拿馒头。我本就为他这和来历丝毫无关的发言感到不耐烦,一掌拍开他的手,抱着包裹威胁道:“没什么本少爷不知道的!你不说清楚就不给你吃!”

面对我突然的任性,李元芳皱了皱眉头,弓起了背,抱住了自己的双膝,看也不看我,闷闷地说:“知道武帝么。”

我愣了一下,这家伙好像是在考我历史似的。这少说也是两百年前的事情了,难不成这魔种还与那曾经叱咤一时的女帝有联系?我的内心闪过一丝不屑,回答:“知道。”

他的语气还是不太友善:“知道女帝,知不知道当时的长安治安官?”

这一问真是有毛病。我腹诽。女帝就算了,谁在意什么治安官呢。思考片刻,想起曾经父亲考我时,提过某个治安官。虽说不一定就是李元芳说的那个,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装作很有把握的样子接话。

“你说的,莫不是狄仁杰,狄阁老吧?”

我有些害怕被这比自己还差半头的小耗子嘲笑,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没想到李元芳抬起的眼眸中突然像是迸出了火花似的散发出了光亮。

“原来。还有人记得他。”

他用脏兮兮的手抠了抠脸,对着我笑了。

他的笑和以前的不一样,虽然我也没见他笑过几次。

比我母亲的微笑差不了多少。散发出的类似“气息”的东西,好像是一个少年的天真,又好像是成人的稳重,老者的慈爱。

我心中不解,他却不往下说了。

最后他还是没有告诉我,我心中还是觉得,这么久的事情了,李元芳怎么会和那个狄大人有关系呢。

直到几个月以后。

刀子穿过他的胸膛,他背对着我,用只有我们两能听见的音量说了一句。

“他曾命我不死。不然元芳早些日子便不在了。也就...护不得少爷您的性命了。”

我才反应过来,他也许说的是狄仁杰吧。

结果到了最后,他还是没说清楚,来历,渊源。




fin.




历史垃圾的我。瞎鸡吧乱写,和第一版有不同,改了一点点。

ps:李元芳的寿命至少500年,而狄仁杰为正常人类寿命。

评论(2)
热度(41)

© 智熄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