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蜻蜓 很高兴认识你

【王者荣耀】【狄芳】宠物 (3)

...我拖了好几天,抱歉啦。


有点闷闷的...还请见谅,不知道说什么好。不太舒服。


ooc可能有。


————————————————————————————


安顿好小家伙,狄仁杰看了看钟,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是该上班的点了。他看了看似乎正处于婴儿期的小耗子,左思右想还是把他放进了笼子里锁了起来。小家伙眯着眼睛,对自己被关进笼子没什么意见,啊呜地打了一个哈欠又趴了下来。


看来是不会说话的。


想想自己刚才左思右想才想出的自我介绍,狄仁杰突然觉得自己很蠢。


罢了罢了。是时候去把李太白揍一顿了。


狄仁杰把客房的窗户打开,又拉上了纱窗,回头不放心地看了一眼窝在笼子里的小家伙,决定先让他好好待上一段时间,待他可以同普通小孩一样自己照顾自己的时候便可以放他出笼子了。


应该用不了多久。魔种这种生物分泌的激素和人类不一样。


关上了自家大门后,狄仁杰抬头就撞见了住在隔壁的韩信。他和自己一样同时带上门,手还搭在门把上,正抬头与自己对视。气氛莫名的有点尴尬,狄仁杰问了个午安,两人站在狭窄的楼道口,默默地等着电梯。


最后是韩信先开的腔:“狄先生今天出门是不是比平时要早了?”


自己出门时间有这么规律?狄仁杰想都没想,回答:“啊。是的。今天去公司有点事。”


重复一遍,在买下李元芳的时候,狄仁杰就有了那种想要日死李太白冲动,过了一个多小时,这种即将要爆发的怒火还是在蹭蹭蹭往上涨。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脸色变得难看了,韩信拍了拍狄仁杰的背,安慰道公司总是有些不如意的事的,没必要动肝火,很快就会解决。


韩信不是话多的人,平常也没表现出一幅很会安慰他人的样子,如今给狄仁杰发了一个“你已经很优秀了”的奖状,倒让狄仁杰有些不习惯,他摇了摇头,说:”私人恩怨。“


红色长发的人了然地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


狄仁杰和李白的仇大概不是这一辈子的事情了,说不定横跨了几个朝代,从唐朝就开始延续也说不定。


而这次李白是把自己坑惨了,虽说自己一开始就没有歧视魔种的意思,一知道“圈内饲养魔种人士”的普遍认识,狄仁杰就仿佛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就算与尚且幼小的李元芳没什么关系,但狄仁杰与他的相处绝对会单方面感觉到尴尬。


两人下了电梯,道别后遍各向各的地方走去。韩信与狄仁杰不是一个公司的,且乘公交出行,两人上班路上很少有什么交集。


狄仁杰走向自己的汽车,瞥了一眼被拴在停车位上默默啃着草坪上的青草的赤兔马,用力按下了车的解锁按钮。


不是他有意这么用力,而是那一瞬间他居然脑补出了赤兔马若是人形的样子。


中毒太深,无药可医。


狄仁杰拉上车门,觉得人生就被这该死的李太白给硬生生扭了个七拐八绕,感觉自己不知不觉就成了对希尔薇欲求不满的变态,变成了脑中毫无正经事而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衣冠禽兽。


就连看到赤兔马心里都变了个味,狄仁杰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未婚先孕的单身母亲,心中纠结。


到了公司,李白还没来。他从来没得过全勤,有时候是因为他自己宿醉,有时候是因为他的合租人同事睡过头。


狄仁杰本就没想过他来了就可以立马找李白算账,不过是在办公室这种地方更可以让自己冷静下来,安抚自己受伤的神经。


以后的路还很长啊。


脑中蹦出了许多恶毒的想法,例如一个魔种的寿命到底有多长,可不可以转手送给他人,但还是被自己否决。


既来之,则安之。


揉了揉自己发痛的太阳穴,狄仁杰好像听到了李白的脚步声。




————————————————————-待续



接下来是什么?


清屏。世界和平。





评论(12)
热度(68)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