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一天会拯救我所有恐惧。

#邦信#醋意渐浓

我真他妈生气啊。

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真他妈气死我了。

我好想退群。

妈的智障。

有cp最高。

但还是要抒发情感写文。

第一次写邦信而且胸口压抑着满满的怒气。

oocoocooc。

——————————————————————



“这回事不能操之过急了。张良说的是。”

刘邦看了看地图,抬眼望了面前意见相悖的两人,下了结论。他对军事是没有张良与韩信擅长,但目前的情况,的确是张良说的比较有道理。

得到肯定的张良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得意,只是安静地走出了营帐。

刘邦自然之道那是军师动气了的表现,但还是先关心韩信。

“重言。”

韩信不是小家子气的人,他虽不能理解为何要先缓兵,但还是保持着基本的冷静,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的图纸。

尽管这些地形图在韩信脑海中完全变了一个形状。在看地图是假的,心中冒火才是真的。怎么也无法理解。

他与张良共事不短了,从未有过如此大的争执,最后自己败下阵来。

刘邦叫了一声没有回应,自然觉得是韩信生自己气了。

刘邦伸出手,摸了摸人按在地图上的手背,试探性地揉了揉。

“莫不是在生气?”

韩信抬头瞪刘邦。虽说他现在并不平静,但至少不愿意让这个君主知道自己内心的愤怒。那样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其实韩信也不是很懂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生气,与人意见不合的时候多了,为何这次就格外难受。

但就算是韩信拼了一生的演技,也在刘邦面前装不出什么来。

一是因为刘邦本身就是一个成功的戏子,二是刘邦实在太了解自家将军了。

“别气。伤肝。”

“谁气了。”

韩信一把打掉刘邦的手,卷起地图就要走,却被刘邦一下抓住了手腕。

“我还看不出你?行了。不是偏向张良。这个策略真的有问题。”

韩信恶狠狠地瞪了刘邦一眼,用眼神表达住嘴吧刘邦我自己清楚。

状似无辜地眨眨眼,刘邦心里自有打算。




大不了晚上去陪重言就是了。



嗯。很好。





张良os:妈的老子又莫名其妙拿了一个助攻。







我现在还是非常气。

气死我了。

谁他妈想让你们干个爽啊。

我突然对张良很有代入感。


评论
热度(66)

© 智熄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