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一天会拯救我所有恐惧。

【王者荣耀】【狄芳】 符咒(上)

我是不是答应过大家要开车车???但是我真是好久没有更新了...最近很忙,而我又忙里偷闲吸农药...


这真的是车,但我这次没开发情期的ok吗???(下)就是车了,这是开头~剧情铺垫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嘛~~


心情有点低落,如果我写出来的东西比较黑暗,请谅解吧。


oocoocooc


——————————————————————————


发生了件大事情。


狄府上下都在悄声议论着,从大门口传来的消息瞬间窜遍了这个庞大的府邸,现在,就连茶水小厮都略有耳闻——关于家主不知从何处捡回来一只魔种这回事——


车夫看见家主从驭魔山回来时,手上提着一个缚仙笼,而笼中一只瑟瑟发抖的魔种正以扭曲的姿势蜷缩其中。


他连忙行礼,狄仁杰却像是没看到他一样径直从他身边经过——车夫抬头时与笼中魔种撞了个对眼,是一张少年的脸——这么说也许不真切,因为他的大半张脸都被印着狄府专印的符咒盖住,只露出两颗圆溜溜的大眼睛,还有皱起的眉头,像是蜜糖般的大眼睛透出满满的不甘。


狄仁杰面带笑意,低头冲被五花大绑塞在笼子里的小家伙低声说:“在想什么呢?小耗子?”


你才是耗子!


李元芳被捆了个七荤八素,就连嘴也被堵了起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哼哼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对小耗子的无能为力感到愉悦,狄仁杰伸出另一只手,透过缚仙笼的空隙捏了捏李元芳的耳朵——手感挺好。


浑身难受的李元芳所能做的,只有抖抖他的大耳朵。


他怎么知道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阴阳师问完话后就把他打包带走啊?!这简直没天理好吗?!李元芳虚弱地待在被施以强大法力的缚仙笼中,不情不愿地被人任意搓揉耳朵。


想他李元芳,在那驭魔山,不说混的数一数二,至少可以为自己留条活路,如今被这位比自己强大太多且脑子被赤兔马踢了似的的不良阴阳师这么一捉,怕是凶多吉少。


狄仁杰倒是没有想那么多,纯粹是觉得这只小耗子有点意思,便意思意思地像是带回什么纪念品一般随手施法将小耗子塞进笼子。


令人欣慰的是,他并没有多余的挣扎,大概是知道实力悬殊吧,乖乖地伏在笼子里。


狄仁杰已经走到府前。


仆人们拉开厚重的木门,恭恭谨谨地迎接家主,即使他们都为家主手中的东西感到不解——不说不问,仆人的基本守则。


在狄仁杰跨入门槛的一瞬间,李元芳的身体像是被石头用力压着似的沉重,大概是这府中有什么驱邪之咒吧——李元芳并非恶种,但身体中流淌的血液会代替他提醒自己——李元芳不过是一个卑微的下等魔种罢了。


被封住了嘴,李元芳不能如愿顺利呼出体内的瘴气,符咒缓缓散发出李元芳好不容易吐出的恶气。


狄仁杰自然注意到了府中灵阵对小耗子带来的影响,但他偏偏就是不做任何动作。饶有兴趣地看着小耗子痛苦的样子,观察他忍耐的表情。而另一边李元芳也是有极限的,他操使仅存的魔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努力让自己习惯那对于如今极限状态的自己来说太过强烈的灵压。


挺倔的嘛。


狄仁杰可以感受到小耗子的挣扎,那断断续续的魔力波动令人怜爱极了。


“小耗子。真可爱。”


狄仁杰用只有李元芳可以听到的音量小声说着,他调笑着看着他,嘴角罕见地上挑了起来,可惜的是视角所限,李元芳并看不到狄仁杰表情的变化,只是感觉这人的语气令自己感到无地自容,有种任人宰割的无力与痛苦感。


对于狄仁杰来说,李元芳就像是一直令人发笑的小动物,他微笑着将目光收回,看向前方。


“大哥...”


面前与阴阳师有几分神似的男人恭敬地行了个礼,欲言又止地盯着李元芳。


——大哥带这种低阶魔种回来,可是前所未有的,不说是不是肮脏的魔物,首先,这东西少的可怜的魔力就令人不足以萌生将它作为使魔的想法,更何况...说不准,有没有带着疫病呢。


阴阳师脸上的笑意居然没有淡去,他保持着微笑看着这位嫡弟——换做其他庶子,恐怕是没有机会被这个高傲的家主正眼直视。但这位弟弟也从未被大哥用这种温柔的表情看过,心中不免一阵毛。


狄仁杰懒得去管这个心高气傲却又一事无成的弟弟,见他似乎无话可说,便淡然地从他身侧走过,好似从来没为这个人停下脚步。


利用种族优势听到了那人对阴阳师的称呼,又看到了男人腰间的玉玺,李元芳心里暗自思量,对这人的身份也有了底。


突然之间。


戾气。


来自刚刚遇见的公子,强烈的恶气吞噬着李元芳最后的清醒,白光一闪,黑暗一片。






我就和你们说一下,这其实是个长篇预订。


可能会有两种版本,一个是车版,一个是作业版。


嘛。



评论(19)
热度(74)

© 智熄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