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一天会拯救我所有恐惧。

#王者荣耀##狄芳# Kiss


半现代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不靠谱!开车不仅翻车!而且还扔乘客!
#还ooc!
#我的老本行是虐啊...有人看过我的业渚吗???

没错。高产似母猪。


标题乱写的。没有kiss


在我看来是虐。

不过我口味比较轻啦www



ok?


—————————————————————

1

大水灾爆发了,所及之处没有任何留下的东西。就连家庭照、存钱罐这种东西都不会留下——洪水是比强盗还要无情的东西。

大水已经没过了街道的大树,不久前李元芳曾经和弟妹坐在树下聊天嬉闹。它有一片浓郁的绿荫,虽然显得矮笨,但给人十足的安全感。

他被淹没了。

李元芳家的房子几乎只剩下天台。两层小楼的一层半已经泡在了水中,现在已经不能妄想到二楼拿东西了。

虽然他们家并没有什么东西。

他们十分幸运——有些人说不定已经殒命水中。附近的高楼上大概已经挤满了人,剩下他家的小房子。期间有几个顺着木头漂浮的人,李家人也很热心地救他们起来。

即使他们就是魔种,是他们曾经唾弃的存在。

不大的天台上挤了二十几人,大家互相照顾说不定也是不错的选择。

最小的妹妹缩着身体躺在李元芳腿上,看她睡得熟,李元芳便忍住腿的酸麻,保持着盘腿的姿势。

最大的妹妹和两个弟弟挨在一起,互相取暖。他们只来得及带上修补得不成样子的棉被还有一些食物,以五个小孩的力气实在搬不来什么东西。

李元芳看了看缩得紧紧的妹妹,想了想还是将她抱了起来。这小家伙平时睡的很深,应该不会醒。

“呜——”

“好了,换个姿势,继续睡。”

李元芳拍了拍小家伙的背。

“爹爹...我害怕...”

“是兄长。乖。别怕。我在这呢啊。”

“冷...”

李元芳将自己早就脱下来披在小家伙身上的外衣给她紧了紧,摸了摸她的头。

“马上就不冷了。乖乖睡觉。”

李元芳安抚完小妹妹,打了个寒颤。天上还在下着密密的细雨。他尽量将妹妹护在身下。

2

政府派来的皮艇到了,非常的小。

皮艇还带来了物资和几个政府人员。

李元芳是被其中一个人弄醒的,他一脸嫌弃,但还是递过来了食物。

刚醒过来,李元芳的神志完全不清楚,看到食物只想到呼呼两巴掌拍醒了熟睡的妹妹,说,“吃饭了。有东西吃了。”

小家伙好像习惯了李元芳粗鲁的叫醒方式,哼哼了没两声也醒来了,李元芳接过了食物,往小妹妹的手上一递,又准备睡。

“还有你的。”

小妹妹听到狄仁杰的话,眨了眨惺忪的睡眼,和李元芳的方法一样,啪啪两巴掌呼向李元芳的脸。

“爹爹,吃饭了。”

没反应,又是两巴掌。

“爹爹!吃饭了!”

“吃什么饭...”

狄仁杰看着这两个人,不觉笑出了声。

“小家伙。莫不是饿懵了?”

听到陌生人的声音,李元芳猛然清醒,第一反应就是死死抱住了小妹妹。

“干嘛!”

狄仁杰面对戒心颇重的小家伙,用下巴指了指手上的另一个番薯。

李元芳望了望四周都在进食的人们,狐疑地接过了番薯,像一只真的耗子一样嗅了嗅。

“没毒。这是救灾物质。”

李元芳咬了一口,确认真的是番薯的味道后又看了眼隔得不远的弟妹,确定他们也有东西吃了,开始对番薯发起进攻。

“别那么急。小心噎着。”

狄仁杰好心提醒,却赶不及李元芳噎得快。

揉了揉太阳穴,狄仁杰递过来一小瓶水。

这窝脏兮兮色小孩应该就是这房子的主人了。也就是这屋顶上的人们所谓的“虽然是魔种...”的一家。

狄仁杰静静地等他吃完,抱着双臂看着他。

意料之外的是,小家伙跪着行了个礼,恭恭敬敬地开口了:“小人李元芳。感谢大人救命之恩。”

狄仁杰笑了笑,一个番薯而已,至于吗。

“本身便是政府的任务,要感谢就感谢女帝吧——小家伙,向你打听件事。”

李元芳听到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双眼立马亮了起来,天真无邪地看着他的眼睛:“大人想问什么?小人知道的一定如实禀告!”

狄仁杰眼波流转,饶有兴味地弯下了腰。

“你叫什么名字?”


3

“狄大人还不回去吗?”

皮艇已经送走了一波人,他们纷纷露出死里逃生般的表情,对这个小屋顶没有半点留恋。

不是狄仁杰不想,但他目前没有权限让这“魔种”坐上第一批皮艇。或许下一批就要来了——看着李元芳如此安慰他的弟妹,狄仁杰心中莫名难受。

“啊啊。事务还没有完成。”

他摆弄着通讯工具。这个村子的排水系统已经完全崩坏了,再不来增援,必定死路一条。

李元芳背着小妹妹,凑在狄仁杰的身旁。

“呜哇哇,狄大人好厉害!”

“厉害——娘亲——”

小妹妹糯糯的声音响起,狄仁杰瞬间青筋暴起,但还是自我安慰。

她只是个孩子...她只是个孩子...

李元芳已经习惯了小妹妹胡乱的称呼,专心致志地盯着狄仁杰捣鼓无线电。

他真的很仰慕狄仁杰,不管是他专心工作时的严肃,还是面对他们的温柔,都是值得他学习的对象,他的一举一动在李元芳看来都是正确,伟大的。

“狄大人!如果我们能从这洪水中脱困,我来当你的跟班好不好!”

狄仁杰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第一次听见有小孩主动要当别人的跟班,老实说,部队里也有和小孩混得好的士兵,但从来不是他。

李元芳毫不退缩地盯着狄仁杰的眼睛:“我也想像狄大人一样!保护大家!”

不自觉的,感觉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有这么一个小耗子和自己说过。

——狄大人,长安城是我的家。我喜欢和大人一同保卫她的日子——

...长安城?

“可以啊。如果你可以的话。”

狄仁杰对自己脑中冒出的奇怪回想置之不理,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李元芳给他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魔种。这是矛盾的,但是在狄仁杰心中,李元芳好像本该存在。

仿佛他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寻找他。

...不要乱想了。

狄仁杰就是狄仁杰而已。

4

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狄仁杰完全一反平时冷静的常态,他开始敲击无线电。

每个被落下的人都在哭泣,只有狄仁杰可以依靠了,但就连这个人现在也完全没有办法。

谢天谢地。

皮艇在最后关头来了。

核载14人。

皮划艇上有2名官兵,屋顶上有13人。

包括狄仁杰和李元芳。

狄仁杰想都没有想——他认为自己应该留下来。他将所有人都往船上赶——再不快点,洪水真的要漫上来了——

“狄大人...”

小耗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背上还背着和他寸步不离的小妹妹。

狄仁杰接过他背上的小姑娘,递给了已经上船的长女,小妹妹咿咿呀呀叫着,催促李元芳上船。

“狄大人...可以抱我一下吗?或许这一别,便是永别了。”

这是作为一个孩子的请求吗?

狄仁杰抱起了李元芳。像他抱着他妹妹一样紧紧搂着。

“元芳。再见。”

“狄大人。”

后颈一痛。



“再见。”



5

狄仁杰是在医院醒来的。

他揉了揉疼痛的脑袋。发现自己的病床上趴着一个长着大耳朵的小家伙。

元芳?

不对...

狄仁杰的腿动了一下,小家伙也醒了。抬眼一看狄仁杰,像是那场洪水一样骇人的眼泪便汹涌而出。

6

老鼠。

会游泳吗?

7

依稀记得那日长安城的光景。

密探大人舍身为人。

光荣牺牲。

究竟什么是梦,什么又是现实呢。

狄仁杰没有留存李元芳的照片,也许他的面容也会渐渐忘记吧。但是在梦中出现,就是犯规了。

说好要做我的跟班的呢?

——说好要一起守护长安城的呢?


8

时间和波浪。本就变化无常。

没用的,不管你怎么寻求,也不能找到他。

正如同那日在下的友人被时空漩涡卷成碎片,而在下也未曾能有所作为一样。

你还相信希望吗?

那也无妨。

再来一趟时光旅行吗?

为了见想要在一起的他。

评论(35)
热度(127)
  1. 阿道夫斐智熄会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啊呜!!!

© 智熄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