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蜻蜓 很高兴认识你

#铠约# 偷心

不知道说什么...哎,开车开太多了,清水一下。写铠约一开始是因为失恋,现在也没完全放下,但是我的心或许已经看到尽头了。


且行且珍惜!想起一句话!喜欢就告白,不爱就拉黑!明知不被爱还那么贱的慌真的很傻X,很不爽啊!


校园au,ooc存在且巨大,ok?



——————————————————————


 

果然,自己前天放学放在桌子上的自动铅笔又回来了,桌上多了个巧克力。

 

铠将书包靠在椅背,又扫了一眼桌子。桌上的书本试卷甚至比以前摆放的更整齐了,只是昨晚那一支他特意摆放在桌子中央的圆规不见踪影。

 

这个情况从上学期就开始了。留在学校上第三节晚修的住宿生人数较少,为了方便管理,学校将学生统一安排在三楼的教室,重新安排位置。每四个班的学生按照班级排序占据一个教室,这也导致了自己的班级所在的教室到了第三节晚修便成了别人的天下。

 

一开始,铠丢了半块橡皮。

 

他对细节的小东西一向不甚在意,直到画图的时候才发现橡皮莫名失踪了。想着或许是掉在地上被值日生扫走了,也没怎么在意。

 

但是奇怪的是,第二天橡皮又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桌子的正中央。铠一头雾水。莫非是被谁捡了回来?

 

生活中的小插曲都不值记,再者能毫无心机地放在桌上的往往都是些不值钱的学习用品,要是真爱惜注意,一般都会带回家中。直到有一天自己下午请假没来上学,连书包都放在学校,第二天来了就发现笔袋里少了一支经常用到的记号笔。笔不会自己从放在抽屉里的笔袋中滚出去,铠便开始怀疑是不是有谁动了自己的东西。

 

于是他问了同桌,有没有看到自己的记号笔。

 

同桌摇摇头,反过来问他,昨天下午怎么没来上学?

 

铠实话实说地回答说去了趟医院,还没等同桌追问,课代表便站上讲台组织大家早读,读完书下楼跑操。跑操回来,同桌已经忘记自己想要问什么了,铠也对自己消失的记号笔的去向有了猜想。

 

同桌基本上可以坐在座位上一整天不挪动,就算和别人聊天也是别人站在他面前与他搭话,照理来说,要是有人来到自己座位,把手伸进桌洞里掏笔袋,同桌是不可能没有注意到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要么就是同桌拿了,要么就是同桌不在的时候——第三节晚修被坐在自己座位上的人拿走了。

 

可惜自己同年级的朋友没几个,一起打篮球的家伙集中在一、二班教室。一定要揪出那个人也不是没办法,只是那样可能闹得太大太难看,若不是那人做的,就会进入一种尴尬的境地。

 

于是晚上放学时,铠特意将文具放进了书包,笔袋留在了学校,里面只装了一个用从作业本上随意撕下来的纸写的小纸条:

 

“?”

 

写完这个纸条,铠自己都有点起鸡皮疙瘩。他从妹妹的漫画里看到过类似的情节,尤其是这个“?”实在是太有即视感了。如果不是恋爱,那么就是灵异悬疑。但小说里的场景通常都是图书馆、阅览室这类场合,比教室更加公共,像这种拿走自己东西的行为,说句不好听的,铠认为这是偷窃,就算真是某个“暗恋”自己的姑娘,那也实在让人很失望。

 

于是他留下了一个询问的纸条,希望可以警告一下那个小贼。不料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人不仅没被“警告”到,还顺带又顺走了自己另一个颜色的记号笔,连纸条也拿走了。不过昨天丢失的记号笔,又回到了笔袋。

 

铠拿出那失而复得的笔,在纸上画了画。斜角的笔头有点被压平了,但没有断墨,也没有被染上奇怪的颜色。这人到底拿这笔过去干嘛?他想着准备盖上笔盖,却发现盖笔盖似乎需要更用力了。

 

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了一学期。反正东西第二天也会被还回来,就当做满足人的偷窃欲算了。铠如是想。没想到从这个学期初开始,自己每天不仅会少一样东西,还会多一样东西。有时候是糖果,有时候是饼干,有次是果冻。而他自己也渐渐习惯,甚至还会特意把东西放在桌子中央方便那人拿。在发现每次那人都会帮自己收拾桌子后,更是连基本的卫生都不管理了。

 

一次经过文具店,看到了一支礼盒装的钢笔,不知怎么想的,特意买了下来,在放学时放在了桌子上,也许是想要送给那个人,也许是只是单纯想看看那人的反应。结果第二天来到学校发现钢笔和前一天被拿走的卷笔刀放在桌上,盒子没了。铠一脸黑线,心想着这也许就是现代版买椟还珠吧,将笔收入了笔袋。

 

这样一个你打我挨你拿我递的状态持续了如此长的时间,铠甚至开始有点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会这么锲而不舍地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想想,不是和自己有仇就是喜欢自己吧?但要说有仇,也不见他往那些食物里下毒。

 

没错,他把“陌生人”给的东西吃了。其实这也是他容忍那人那么久的重要理由之一。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似乎很了解自己,就算不了解,那至少很了解自己吃东西的口味。

 

早晨的教室四周都是窃窃私语的声音。撕开桌上的巧克力,铠拿起桌上的自动铅笔摁了摁。他是真的有点在意了。这个人是谁?长什么样子?在哪个班?

 

巧克力快要在嘴里化完,笔芯却还没有按出来。

 

是卡住了吗?一般来说拿走自己东西的那个人都会完璧归赵,鲜少让自己看出什么不同。于是铠想是不是笔芯卡住了,打开了后盖。

 

似乎是卡住了,但不是笔芯。

 

他倒了倒,没倒出来,再用力,倒出了一张纸条。

 

一张惨白的,一看就是从备课本上撕下来的小纸条。

 

铠愣了愣,原来这个人除了食物以外还会给自己留下别的东西?心情几乎是有些急切的,又偏偏放慢速度,轻轻拿起纸条。那纸条卷起的背面透出墨黑的笔迹,应该是个写字比较用力的人。

 

是女生吗?是男生吗?

 

四周几乎极静又极吵。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吵得能听到女生的八卦:“据说在橡皮上写上心爱之人的名字,然后用完的话~”

 

故作冷静地打开纸条,细细看完。看完又拿出那记号笔,打开笔盖:顶部果然塞着一个小纸团。

 

铠似乎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从笔袋里拿出了那个第一个消失的橡皮。

 

一个多学期过去了,小了一半,他还曾将包着的纸剪去,一小部分一小部分地剪,保留用的顺手的部分,却独没有想到把橡皮从它的衣服中抽出。

 

“就可以和那个人永远在一起哦~~”

 

捏住橡皮的头部,铠用力将那层胶纸撸下。

 

只见坐在座位上的男生沐浴着清晨的微光,在吵闹的教室中发出微不可闻的一声小小哼笑。

 

这个人,他认识的。没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会长,会是个扒人橡皮,写下自己名字的恋爱八卦爱好者。

 

那橡皮上的字已经被用掉一半,还可以看到一个寸字托着秃宝盖,下面跟着一个细细铅笔写成的约字。

 

他轻轻用指腹婆娑那字。只是这两个并不完整的字,他便可以猜出“罪魁祸首”。

 

“…百里…守约。”

 

他笑了笑,将笔袋里的中性笔选了一支留下,其余全部放进了书包。

 

看来得赶快把橡皮用完,才能算是配合。

 

 



评论(4)
热度(33)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