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蜻蜓 很高兴认识你

#王者荣耀##吕云# 不将就 【1】


这个名字听的好耳熟...

不知道有没有和其他大大的文重名XD如果撞了可能是因为我以前看过,然后不由自主的记住了?

顺带一提我很想知道我是不是已经凉了,疯狂掉粉XDDD

娱乐圈pa,和《不入流》一个设定

ooc可能有,ok?



———————————————————————


如果给貂蝉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她死也不会去做什么明星助理。即使这个明星就是她义兄,即使他哥的老板之一就是她养父。

如果说哪一份工作卖力卖时间差一点点就卖身还不一定讨好,貂蝉第一个举手,艺人助理首当其冲。尽管他哥不会给他穿小鞋,也不会有任何失业的可能性,但是作为公司的一份子,也不可避免的与同事们同休同工。

尤其是和她那该死的哥哥。

看来最苦逼的不是艺人助理,而是巨星的助理。

在发现这个根本问题后,貂蝉觉得自己要做的是立刻离开这个败家哥哥,改去做某位庄姓艺人的助理。这样艺人通告少了,自己的休息日也就多了。

而吕布则与貂蝉这个美好的梦想背道而驰,即使新年也在赶通告。

貂蝉大清早就被吕布从床上拖起来。昨晚上被撒欢的喇叭声吵了一夜终于睡着,感觉眼皮还没合上就被某位黑面阎王揪出了安乐窝。

理由居然是,他要去拍照!

吕布一本正经地站在厕所门口看着貂蝉一边刷牙一边口齿不清地大声抱怨,想着自己大概是第一个亲身催助理的艺人了,解释道:“我们是去拍杂志硬照,不是去拍【无所谓的】照片,ok?你是助理,这你都忘了?”

貂蝉噗地用力喷出一口泡沫:“你怎么不叫经纪人!”

吕布也有点急眼:“照你这么说我请你干屁!”

好啊,老娘起床气还没过呢就洗漱陪你工作,还敢凶我?!虽然是自己理亏,但面对义兄这种态度,泥人都要冒火了。于是她红着眼对着门口的吕布怒吼。

“老娘要尿!尿!滚出去!”

吕布一愣,厕所门就在自己眼前哐的一声被用力关上了。他在门口站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憋了一口气冲门内的义妹吼道:“女孩子能不能文雅点!”



而吕布怒吼的后果就是握着车钥匙的貂蝉走到楼下解锁车子开了后座的门就把自己往里面一摔,用帽子挡住自己的脸气冲冲地蹬掉鞋子躺着了。

吕布把后座门拉开:“助理开车。”

貂蝉闷声:“疲劳驾驶。”

吕布心里暗道还不是因为你半夜追星。前段时间他为了督促貂蝉睡觉,半夜断了她的wifi,没想到第二天流量提醒都发到他这来了,早知道就不和她用正副卡。后来问他晚上不睡觉干什么刷了这么多流量,才知道这个脑残粉半夜刷赵云的各种照片还非要点开原图,导致话费爆炸。

吕布随手打开车内广播。女主持人的声音响了没到三秒就被貂蝉喝止:“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聊,这种广播有什么好听的?”

吕布这时候也对吵醒一向疼爱的义妹的好梦感到有点愧疚,尽管她这种口气还是尽量温柔地调了台,是市区交通广播。

貂蝉更加不乐意了:“不是我说,吕布,你就只听这种东西?能不能放两首歌什么的?”

这下吕布怎么也应该看出来她是在耍小脾气了。她就是要故意激怒吕布,她开心。

没想到这一拳打到了棉花上。吕布左手掏出手机一边看着路一边点了两下。貂蝉以为吕布无视自己,愤愤地撸下脸上的帽子,刚准备发作,车载音响突然改了节目。

她愣了一下。作为一个铁粉,貂蝉给自己的要求一直是听到这个节奏第一反应不应该是“这是什么歌”, 而是瞬间挥舞起手中的打call棒,但是貂蝉手里现在只有一个帽子,于是她嚎了一声卧槽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后座越了起来。

于是吕布就被义妹用渔夫帽拍了一下脑瓜:“我去,哥,你不是不听我们家欧巴的歌吗。”

吕布深吸一口气,缓慢地吐了出来:“嗯?”

他绝对不会说他就是知道自己妹妹这个尿性才专门收藏了一个赵云的歌单用来做最后的杀手锏的。只是做哥哥做老板做到了这个份上,真的太失败了。

反观貂蝉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愤怒不满,反而是一种“卧槽我哥终于同意我老公进门了”的激动之情。

“哥哥哥哥,你是不是能理解我对他的爱了!!我早就和你说了他帅炸了!”

吕布不置可否。

赵云和他还有过一两次的合作,只是每次都是匆匆来去。虽然是同一个公司的艺人,但他们两的定位完全不同。赵云最近从歌手慢慢向电影界涉足。有人说没有演技可以演电视剧却不能演电影,让一个本职歌手的艺人去拍电影,吕布也不知道公司打的是个什么算盘。

而自己则已经混到了电影界中的高位,尽管并没有涉足其他的领域,但占山称霸王的吕布可以说在这个圈子风生水起。

他一早就把自己的受众定义为真正的电影迷,而不是貂蝉一样的妹妹粉姐姐粉。有一次无意在貂蝉面前提起,被她万分生气的教训了一通。

“你懂什么?真爱粉不分圈界!你那些喜欢你演技实力的是真爱粉,难道就可以说颜粉声粉不是真爱粉吗!再说了!我们云妹也是实力派!”

一时间的分神,貂蝉早就嚷嚷开了:“老哥,我听说云妹最近要参演一个新的电视剧,你知道具体细节么?”

吕布暗想我也是个打工仔我知道个屁,敷衍道:“什么电视剧?”

貂蝉没有听出吕布的敷衍之意,打开手机查了查:“好像叫做《OH!》。小说改的,如果他真的去拍我立刻就去补文。”

吕布点了点头。车已经开了一段时间了,摄影所在地的大楼也近在眼前。

假如他告诉貂蝉,这次摄影她的爱豆也在,说不定她现在就不是这么淡定了吧。

吕布挑了挑眉,有点得意的笑了。




——————————————

没有云妹的第一章已经凉了

评论(6)
热度(48)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