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大大的大胆的大鸽子

#王者荣耀##酒鱼# 酒与梦与余波


感觉是第一次把酒鱼放到主cp这个位置来写...有点小紧张!希望可以把白哥写出苏苏帅帅的感觉!虽然他给我的固有印象已经炸了!

娱乐圈pa,双明星设定,关于文中关于娱乐圈的形容百分之九十九是有根据的...

ooc可能有,ok?



——————————————————————


“你可长点心吧!”

庄周被经纪人从梦中吼醒,慢悠悠地坐了起来。他才刚刚被电话铃闹醒,没看来电人是谁就慌忙火急地接起了电话,没想到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

“微博上都炸翻天了你看没看到?!想想也知道你一回家就睡了吧?你是嗜睡症还是怎么地?就你这样,不思进取,不会巴结人,不参加活动,还吃艺人这碗饭?!”

庄周被吼懵了,楞楞地听着经纪人怒气冲冲的数落,心中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我明明也参加活动...

“我捧你有什么好果子没?除了外形好一点,你还有什么资本?!”

经纪人像是吃了火药一样,庄周决定不和他计较。于是他随手抹了抹嘴角上的痕迹。

“你倒是说话啊!祖宗啊!要么你干脆跳槽吧,我拜托你跳槽吧!不求你大红大紫能不能别给我找事?本来就是一个三线,还尽搞些麻烦,你以为公司会给你解决吗?屁!公司是赚钱的又他妈不是搞慈善的!”

电话那头的人终于爆了粗口。他实在是不愿意和庄周发那么大火,这个小孩看着单纯,实际上也清清淡淡的,让人看了就心情柔软,但相对的,没有偶像派应该有的那种荷尔蒙炸弹的效果,他认为庄周或许要等到而立之年才会有一番作为,但没想到这么一个省心的小孩,一下子就给自己来了个“大作为”!

艳照门娱乐圈不是没有,要是大牌还不就是万把十万块钱的事,人口堵住,消息封锁,报社统统吃了好处谁敢乱传,问题就是这庄周的人气也就那么样,公司会出面保他就见了鬼了!

搞了半天还不是要自己帮他疏通关系,说不定还要破财伤身!

喝酒也是伤身啊!

揉揉抽痛的太阳穴。或许庄周本来就不适合这碗饭,还是就这样吧,让他顺着这个台阶下来,尽早离开娱乐圈这种是非之地。

“那个,哥,到底怎么了?”庄周听经纪人这么一通,也有点危机感。“我昨天实在是困,回来就睡了,怎么了吗?”

“你自己看网上吧!”

那边掐了电话,顿时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庄周扣扣脸,扒了扒反翘的头发,直起腰觉得非常不舒服。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在尾椎炸开...

于是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里并不是家,他也没有“回来”,而是“去到”了一个床上,咚,睡着。

他打开新闻。一些关于传媒的app他都有下载,关于演艺事业他不是不努力,实在是力不从心。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个圈子不好混,也根本没有兴趣。

鬼知道他为了爬进这个圈子费了多少力气。

正确来说,是家族让自己费了多少力气...

庄周从初中开始成绩就不算很好,唯一可以过得去的也就是语文这种文科科目,但是就连语文也只是低空及格飞过,大概是与他漫不经心的态度有关。

那个时候某人就经常说,你适合去当个哲学家,就每天冥思就可以了,你懂的。

哲学家不用吃饭吗?他这么问了那个某人,某人沉默了一会,我就是个形容。

后来莫名其妙的庄周就被推去学了个音乐,他其实也不是那么喜欢唱歌,后来发现,学音乐也不仅是要唱歌,想要去好的学校,还要弹钢琴,这些都要做到最好,然后还有乐理。其中还必须夹杂着一些可以称作“表演经历”的舞台衬托,当然,这些都以“金钱”这个字眼堆叠。

干什么不要钱啊。

他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正规科班出身了。虽然他为考去知名音校做了充分准备,其实到了最后他也没能读成大学,高中没毕业就被赶鸭子上架地登上了荧幕。

选秀,一分钟两万,一首歌五分钟,讲两句闲话,一分钟,12万。

进入决赛,5场比赛,再多在观众面前露露脸,80万。

沟通各种关系,拿到冠军,还有以后种种活动的绿灯通行,金牌经纪人的保驾护航,公司的提拔,笼统加起来,培养一个艺人至少要300万。

后来他才知道,是家族需要一个娱乐圈人士,但是显然赌错了自己这块石。庄周根本不是这块料,不管是多么珍贵的资源放在他身上都石沉大海,仿佛牛嚼牡丹。最后只好捧了个外姓人,而庄周就这么浮浮沉沉地待着。

这可能是冥冥天意吧,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钱也堆不起来的东西。

庄周胡思乱想着,刷新新闻首页,看到了一个想都没想到的标题。

庄周几乎要觉得这是公司炒作,不说“情人”“幽会”,光这一句“当红小生”就让他哭笑不得,这也太抬举我了。

没想到,有生之年自己居然也能登上头条。不知道是哪家报社这么厉害。

庄周好奇地点开,发现小编说了一大堆庄周出道以来的各种活动,唧唧呱呱啥都写全了,就差没写上他三围了。

往下一滑,哎,还真有。不过这是公司包装过的数据,他可没有一米八,体重也没那么重。

小编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疑似为庄周打广告的信息后,终于切入了正题:“我们的清纯学长终于也要依靠抱大腿上位了吗?”

庄周看着皱了皱眉,看了图才真相大白。

照片里的人的确是他,他自己的穿着打扮自己还是记着一点,只是那个与自己拥吻的,显然就是一个男人。

高大的身躯,微低的头,刘海遮住面孔,背对镜头的自己似乎很主动,搂着面前人的脖子,踮着脚,像是在主动献吻。

但庄周只记得自己昨天和某人一起喝的烂醉,怎么可能有心情献吻,不吐他一脸都算是好事。

一路看到底端,新闻里的照片居然一直拍到图中两人走进房间。最后小编还在猜测,这个与庄周“幽会”的人,到底是哪路金主?

经纪人的信息正好跳出来,叮咚一声。

【你自己看着办吧。】

庄周决定再睡一觉,他宿醉的头还隐隐作痛,但首先他要先解决一下这件事。

于是他推推在睡梦中仍然随着自己的起身紧紧靠过来贴着他腰部的事件中的另一位男主角,或者应该说“金主大人”。

“起床了,李天王,看看新闻吧。”

他捏住睡梦中李白的鼻子,直到那人因为缺氧而皱着眉头睁开眼,才舒心躺下,看也没看就把手机往他手里一递,将脚搭上了李白的胯部。下体又传来钝痛。

“金主大人,做事后处理吧。”

睡眼惺忪的“某位金主大人”被手机啪地砸了脑袋,蒙蒙地清醒了过来。






【当红小生与情人夜宿幽会,竟在走廊旁若无人卿卿我我】

李白摸摸下巴。莫非出柜的时候到了?

看看已经迅速在自己怀中陷入梦乡的恋人,李白慎重地考虑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评论(20)
热度(53)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