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一场戏,你来我往请随意;
相见何苦再相聚,彼此心系舍相离;
有时快活有时泣,不如笑笑随风去;
天若有情天亦老,斤斤计较坟爬草;
君若闲来打酱油,点个关注也挺好。

#王者荣耀##狄芳# NATALE【圣诞贺】



圣诞贺文以及入群审核(o^^o) @废物渊仄 

马可波罗是元朝来到中国的,但是为了故事发展,就很无耻地改了设定.........如果还有什么疑问,纯属我瞎编的...尽量科学了!

好吧...ooc可能有

ok?











【亲爱的 狄仁杰 先生

盛情邀请您携助手参加本人主办的 Natale 宴会于今夜戌时本人的宅邸。

热烈欢迎我的朋友。

Marco Polo】


戌时且已经是大多数百姓入睡的时间,在这时候召开那什么劳什子宴会,岂不是公然影响社会秩序?

这封暂且可以说是邀请函的信件是李元芳亲自从狄府收进来的,他认得马可波罗的西洋名字,也知道这位使者寄来的信必然不是什么机密案件或是工作事务,但奈何上边写着狄仁杰亲启,他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私自拆心,只好强忍着内心对这个外邦人心中内容的好奇,老老实实地交给狄仁杰。

为了能够偷看,还特地请狄仁杰上坐,殷勤地倒了杯茶。

狄仁杰哪里不知道他那些小九九,本来李元芳也是府中亲信,朝中密探,万没有不给他看的道理,便欣然受了李元芳的礼,坐下来拆信。被悄悄成全了的李元芳便站在椅子后面踮脚偷看。

一看到那“亲爱的”后面没有“李元芳”三字,他几乎要崩溃地吐血。想来自己对这位外国友人也不差啊,上次抓到他在无证砍树,还不是让他蒙混过关补办证件了,怎么这么不明事理,寄个请帖也不知道捎带着自己呢?

再仔细一看,哎哟,携密探,还可以。

他一觑狄仁杰的脸色,看不出喜怒,要是他不乐意去了就糟了,毕竟自己是被“携”的,他是老大嘛。

李元芳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耳旁风吹道:“狄大人,我看这马可波罗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什么什么什么宴会,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违反大唐律法的内容。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得去微服一下。”

一段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狄仁杰转头似笑非笑问了一句:“是吗?这么敬业?”李元芳脸皮一紧,大言不惭道:“守护大唐职责所在。”

年关将至,李元芳会有些迫不及待也是必然的。狄仁杰从心里还把他当小孩子对待,想想便也没拆穿他,还是逗道:“既然如此,你以我们大唐密探的身份去巡视一圈罢了,便回来吧。”

李元芳双眼一瞪,努力装出的刚正不阿都碎成了一地渣渣,剩下“我想去参加宴会”的俗世繁华。

狄仁杰哑然失笑。



真正到了那个什么Natale宴会已经是戌时过半,李元芳一直都很着急,奈何府中案件并不会因为今天马可波罗要举办宴会而少一点。

狄仁杰迟到了宴会,除点心外特意赔礼送了个什么库房里早已备好以防急需的礼,马可波罗看到那和点心包装明显不一样的精美礼盒,竟是开心得不行,给了狄仁杰一个颇具“意大利热情”的拥抱,道果然你是我的好好朋友。

好好朋友是什么,狄仁杰不太清楚。

马可波罗解释道,在他的家乡,盛大的Natale La FESTA上,家长会给孩子礼物,但是在成年后家长一般就不会再准备,而狄仁杰作为他的好朋友,为他特意准备了礼物,他非常感动。

虽然这一段话中夹杂着一句不知道什么的叽里咕噜的西洋话,狄仁杰还是客套道:“小小礼物,聊表心意罢了。”

马可波罗耸耸肩,不置可否,盛情邀请他们进入宅邸。

他家的房子修筑的也和他人似乎不太一样,房梁是房梁瓦是瓦,里头布置的却没有一点大唐的感觉,李元芳觉得新鲜,进了院一看,哎呀,这不就是上次那课后补证的树吗!

挂满了一些装饰性的小玩意,还怪好看的。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把蜡烛立在上面、或许这就是火树银花吧?

马可波罗看到李元芳盯着那棵他勉强拼凑装饰好的圣诞树,凑近他耳朵小声道:“还得谢谢你,我的小朋友。”

李元芳耳根一红。狄仁杰还在旁边呢,您幸好是小声,被他知道我徇私情放你一马可不就又是一个月工资吗。

“为了感谢你,我告诉你一种我们意大利人的礼物吧。”

李元芳听他这么说,倍感奇怪。礼物不就是礼物,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还有意大利专属的礼物?

马可波罗意味深长地冲他勾勾手指,揽过他的肩,大摇大摆地将狄仁杰的密探从本尊身边扯走了。

得吧,携来的物品丢了,可以挂失么?



回府将近子时。工作性质缘故,李元芳并不觉得困,反而看起来更加精神了几分,狄仁杰在整个宴会场地,其实也就是马可波罗家的院子转了一圈,发现于本朝宴会确实有不同之处,也有可取之处,琢磨着哪天或许有机会向陛下禀报,又一想今天去的可不只自己一个朝廷官员,一个管查案的大臣何苦去与他人抢这份工作呢。

倒是李元芳。虽然一路上眼神炯炯,却是非常沉默。一般这个时候不是要惹事了,就是以为自己要办好事,结果惹事了。

狄仁杰余光瞥了他一眼。马车里李元芳手背向背后,看着窗外。长安城已经寂静了,没有万家灯火,只有一两户人家还点着灯,不知是不是在辛苦劳作。

而晚上,李元芳则代替丫鬟将夜宵的羹给端了进来,这事他没少代劳的,只是今天似乎特别郑重,手里还捏着张纸条,拿着块绢布。

狄仁杰拿着案册,看着李元芳将纸条垫在下面,又拿起丝巾铺好,最后才将瓷碗搁上去。

狄仁杰还是一副大爷样,翘着腿似乎在等待李元芳解释。李元芳也的确这么做了,昂首挺胸就像是说出“守护大唐职责所在”一样地开口了。

“马可波罗大人说,在他的国家,今天是圣人降临的日子,和大唐的春节很像,在这一天,孩子们要给家里的长辈写诗歌祝福,藏在餐巾底下。”

他一边说,狄仁杰便一边从那怎么看都是从礼品盒种扯出来的绢布底下抽出那张纸条。李元芳有点沉不住气:“我从心里把狄大人当作长辈,呃,敬爱的人,衣食父母,所以马可波罗大人说,我可以给狄大人写这么一封信。”

狄仁杰看着手中的纸条,与大唐惯有的诗歌形式不太一样,倒像是一个一个的句子拼凑而成,切实很好懂。于是他习惯性地挑眉。

“哦,原来外国流行给衣食父母,敬爱之人写【这样】的诗歌?”

李元芳终于没绷住,通红了脸。



—————————————


最后祝大家圣诞快乐!平平安安!🎄🎅🔔🦌🌹!








评论(7)
热度(21)

© 不全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