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大大的大胆的大鸽子

#王者荣耀##邦信# 有病得治


写文需要灵感,刚好最近感冒了,写个段子吧...


ooc可能有,ok?


—————————————————————


换季的时候感冒往往来得频繁,一阵风刮过去十个里面半数都英勇中招,其中一个是感冒的,其余四个是被传染的。

韩信就在此列。

自以为百毒不侵,然而感冒并不算是毒的一种,中医里称感冒叫风邪,所以韩信是中邪了。

刘邦如是说。

中邪了的韩信白了刘邦一眼。

刘邦无视了他的眼神:“风邪就像灰指甲,你往人群中一杵就成了传染源,不然你觉得为什么得了水痘的人要隔离呢。你一个喷嚏里面的子孙说不定...比那个里面的还多。”

韩信暴怒了。

“我能不能拜托你的狗嘴既然吐不出象牙就不要说话?!”

刘老三犯神经,一大早的按响自己家门铃不说,看到韩信换好校服准备上学,不仅不赞扬一番他带病上学的优良美德,反而堵在门口啰啰嗦嗦地扯一些下流低俗的皮。本来感冒还没好,头还有点胀痛,给刘邦这么一搅和反而真的有点不想去学校了。

刘邦一手撑着一边门框,整个人像是一个憋屈的大字型:“反正你不能去上学。我为同学们着想。”大义凛然的就像是在拯救世界一样。

韩信更恼火了。

“刘邦,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不好。”

两人在门口大呼小叫,就连韩信妈妈也被惊醒了。看到门口站着的是儿子的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同学,惊讶之余也微笑起来,寒暄道:“这不是邦邦吗?这么早来找韩信一起上学呀?”

韩信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刘邦抢白:“阿姨,我看韩信昨天就有点恹恹的,一直咳嗽,应该是感冒了吧?”

韩信一脚踩上刘邦鞋面,趁他吃痛猛的一推,喊了声我出门了就和刘邦一起挤出了家门。

“你明明知道她没时间操心那么多别的。”

刘邦耸耸肩:“你不让我操心那我只好和你的法定监护人告状了。”他说着弯下腰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脚,“你要是一不小心踩着了我脚上什么大穴,把我给踩死了,伯母百年后都没人给你手术单上签字的。”

韩信呸他一口:“说什么不吉利的,不说我妈百年不百年,老子的手术单你本来就不能签字。”

刘邦叹气:“医院为什么就不能让灵魂伴侣签字呢。”

韩信被他这么一说有点想笑,但还是正正颜色,怒道:“少耍嘴皮子,走了。”

刘邦也缓缓站起来。

电梯“叮”地一声到达,韩信正准备走进去,就被刘邦拍了拍肩。

他抬起头:“干...”




韩信妈妈听见门铃开门时,看见满脸通红的儿子捂着嘴。身后电梯的数字正缓缓减少。

“哎呀,是不是发烧了啊?我还以为邦邦乱说的,感冒怎么不和妈妈说呢?”

韩信捂着嘴,闷闷道:“可能有点,我今天不去上学了。请个假。”







另一边刘邦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鼻子一痒,在瑟瑟冬风中打了个震天的喷嚏。

完蛋,中邪了。

评论(5)
热度(43)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