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蜻蜓 很高兴认识你

#王者荣耀##多cp# 为人师表


cp 狄芳 酒鱼 少量邦信


与我上一篇梦有一定联系


感觉学习很痛苦,差不多要在各种方面放弃了,写文也没有动力,哎


ooc可能有

ok?


——————————————————————

渐渐的,冬天的脚步近了,圣诞树绿了...

李白只看了一眼,又翻开扉页看看名字,再返回去,哦,李元芳。copy《春》写了个《冬》。该说这小子是天才呢,还是天才中的天才呢。真当老师没看过初中课本呢?他有一瞬间的糟心,想想他又不是班主任,何苦呢。

他盖上李元芳的作文,转着转椅往庄周的办公桌一滑:“子休,圣诞树什么时候绿的?”庄周正在批改试卷,李白一斜眼看见上面一大个红叉——蛋白质的基本单位——氢基酸。庄周怀里的抱枕都被他捏凹了,听到李白的话,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笔,道:“你指的是杉树?”

在李白的印象中,圣诞树是锯齿状的,杉树是什么?便又问了一句:“圣诞树不是那种咔嚓咔嚓的吗?”

??

庄周在心里默默把这个拟声词重复了一遍。

...他居然领会了李白的意思。

“...杉树就是咔嚓咔嚓的。据我所知没有人规定圣诞树一定要用杉树,如果你愿意把办公室门口的招财树装饰一下他也是圣诞树,或者你把校长家雏儿装饰一下那就是圣诞鼠。”

李白了然,看了眼办公室的门口,又看了眼正在吭呲吭呲玩转轮的小仓鼠,便不去打扰庄周,拿起李元芳的作业本,又滑到了狄仁杰的办公桌。

“哎,老狄,你们班四旧生的作业。”

狄仁杰接过作业本,翻了两页,扫了两眼。

“我找他谈一下。”

李白目送着狄仁杰气势汹汹的背影,突然有一种目送火影四代目的感觉,一股尊敬之情油然而生。

另一边的狄仁杰不太好。他往班级门口一站,闹哄哄的教室立刻安静下来。他环视全班,不高不低地叫道:“李元芳,出来一下。”

全班的目光刷刷往李元芳的方向转去,这中央的主人公却浑然不觉地在某个本子上写写画画,只见他的同桌似乎是狠狠踩了他一脚,他才嗷了一声,转头时正好看到门口的狄仁杰,便变成了“嗷———~~......”

狄仁杰冲他勾勾食指。

李元芳怂怂地走了上去。

班上一部分女生发出“wow~”的小声尖叫,与上坟般的李元芳截然不同。他看见狄仁杰手里捏的那个作文本就知道要坏事。

虽说是“have a drinking”,狄仁杰却没带他去“天上人间”,而是在办公室门口一拐,走进水房。

刚进去,却发现水房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狄仁杰拍了拍扣着窗户抽烟的违规校长刘邦,后者吓了一跳,狄仁杰淡定道:“借你地盘教训一下学生。”刘邦故作镇定欣然道:“这又不是我地盘。你在这办事我就把烟掐了。”说完真的掐了还剩大半根没烧完的烟,往窗台上一靠,看起来是准备观摩片刻了。

狄仁杰拿着笔记本:“你这周语文作业写的什么东西?”李元芳只知道那天自己根本没来得及写作文,随手扔给了刘禅让他帮自己解决一下,没想到这还坏事了,只能硬着头皮道:“老师我错了。”

“你哪错了?”“我不该不好好写作业。”“我看你刚才写什么?挺积极的?”

李元芳一听,暗叫不妙。

“笔记。”

“什么笔记?拿来我看看?”狄仁杰显然不信李元芳那一套。“什么科目?”李元芳装不下去了,又是一声:“老师,我错了。”

认错积极,屡教不改。狄仁杰老早就对他下了定义,用诸葛亮的话说是(2,+∞),用庄周的话说是脑袋里承包了全世界的鱼塘。

“得了吧,整天跟你得这耗也没什么意思。说吧,整天不学习干什么呢?”

李元芳嘟嘟囔囔一阵。

“大点声!”

这一下旁观的刘邦都吓了一跳,手里捏着假装自拍实则录像的手机都险些握不住。

“狄大人!八卦是在我血液里流动的!!!”

刘邦忍不住了:“哎呦我去,老,你这学生四旧还没破除呢?”

此话一出,两人都有些尴尬,只有ky到极点的刘邦还在独自乐呵。“你平时就这么教学生的啊?这不行,得扣工资。”

狄仁杰看了一眼地上的烟头:“哦?”

李元芳没忍住,捂着嘴噗哧了一声。

刘邦却不尴不尬的假装停止自拍,淡定地捡起了烟头:“教育是一件大事,小狄你加油。”

李元芳听了又没忍住,漏出了笑声。随即狄仁杰的爆栗又让他回过神,惨兮兮地捂住脑袋。

“笑什么?你脸皮比他薄多少?”

李元芳只能在心里怒扎刘禅小人。

刘邦看似停止摄像,实则拐角录音,听到狄仁杰的怒吼才心满意足地保存。

【宝贝,你看,我校四旧,有没有穿越的感觉?】

韩信正云里雾里地听着教授讲课,突然手机一抖,四周的学生都看向自己。

他尴尬地冲被吸引注意的同学小声道歉,愤怒地打开手机。

【你有病吧,都说了我今天上午有课。】

几乎是瞬间回复:【哦,那下课我去你们学校接你。中午想吃什么?】

韩信几乎是烦不胜烦的:【你不用喂仓鼠吗? ?快滚,教授看我了。】

刘邦终于知趣地回了个哦,又是一阵震动,教授终于忍不住了:“这位同学,你上来解一下?”

……日。

正当韩信在心里将刘邦砍了千次万次的时候,刘邦推开了高二办公室的门:“李白,我家雏儿......”

惊煞了正往仓鼠身上挂铃铛的李白。





———————

第一次尝试将多个cp较流畅地串起来。

评论(5)
热度(71)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