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蜻蜓 很高兴认识你

【阴阳师】【狗崽】 花魁【肆】


一周年了,诈尸一下。大家应该已经忘记这个坑了吧,时隔这么久,年更选手突然感觉到自己对狗崽的爱只增不减。

关于肉部分,因为本人懒,所以后期发邮箱的小伙伴基本都没回复...非常抱歉,明天用电脑会编辑长微博,重新补档微博的,那时候会重新编辑“叁”,各位请在以前的文章的评论中查询。

另外,狗崽随缘更新,请不要因为狗崽关注我...如果你愿意浸泡在我王者的海洋里等待狗崽也不是不可以。

有bug请提出,谢谢!我会吸取意见的!


ooc肯定有

ok?


———————————————————————

嘴上说不要,身体这不是很诚实嘛。

妖狐从昏迷中慢慢清醒时似乎已离那令人欲仙欲死的情爱过了多时,他往右边的被褥上重重一锤——果不其然,这个房间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别的人或妖。谅那大妖也不是什么夜半温存的东西。只可惜在顶峰时自己昏厥,否则说不定还能体会到大妖修为没入体内的感受。

他翻了个身,大妖显然没有好心到帮他洗去一身泥泞,此时此刻,他趴在被褥上,晃着尾巴,盯着窗外天空中漫起的蓝。手往身下探了一把,顺手撸撸尾巴毛,粘液干涸在毛上,凝成硬邦邦的结。他扒了扒毛,决定起身去浴桶清洁一番。

今天肯定是不能补觉了。

妖狐褪下半挂在身上的振袖,用手捶了捶后腰,泡进了早已冷却的水中。他没像往常泡澡时一样将半个脑袋压进去吐泡泡,而是忧伤地自己洗去身上斑驳。

自己也算是收了大天狗的好处,于情于理似乎都该了解一番让这“高洁”妖怪屈尊来到花街柳巷的原因。尽管妖狐像来无赖,但总的来说是自己占了便宜,一是不好得寸进尺,再是不敢得寸进尺。

但大妖没有留宿,反而是做了就离开的行为让妖狐恨的牙痒痒,传出去一定会被暗地里嘀咕自己驾驭男人的手段不再高明,再者就会变成“花魁早已没有魅力可言”。

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这些东西不需要去争那么一口气。

毕竟那妖怪十分慷慨。体内妖力蓬勃。

从浴桶中站起时,妖狐已然收起了湿漉漉的尾巴及狐耳,银白的长发又化为漆黑的墨色,只看背后而不看平坦的胸部,几乎可以说是曼妙了。

他用浴巾擦拭干身体,从衣柜中拿出相对简朴的浴衣。在彻底乔装成女性后,才发动妖力让胸前鼓起。

私心上,妖狐认为娇小才是美。然而大多数寻欢作乐的人不这么想。

他扯了扯稍微有些紧了的胸襟,端坐在榻榻米上。老实说,他还是比较喜欢叉开腿,然而这衣服太过束缚。

至于为什么现在就准备好,那是因为他敢保证,过不了多久,昨夜的大人就会到访。

他十分确定,这大妖怪一不懂怜“香”惜“玉,二不懂温言软语,三不懂为人留台阶,四不懂绅士的善后。

所以他肯定也不懂什么叫体贴被折腾了一晚的妖狐。

好吧,虽然是他自作自受。


当秃打着哈欠拉开花魁的门,看见花魁早已起床病穿戴整齐,顿时有些惊讶。心中不免计较,花魁与楼下那位客人,究竟是一晚上不欢而散呢,还是两厢情愿准备先培养感情呢?

花街可不相信感情。

妖狐看见前来传话的小姑娘是自己一直以来分外喜欢的鲤鱼,心中的嘀咕顿时消散。秃果然才是这楼里的至高。

“可是那大人来了?”

明明想与这秃玩耍的心大过去见那个阴晴不定的妖怪,妖狐还是温柔地开口了。尽管他现在是以女子的身份与秃交往,也相信总有一天可以把这小姑娘变成众多收藏品中的一员。

“是...是的。瑶湖大人请。”

“哎,都说了,唤我姐姐就好。”

妖狐在心里十足恶心了一下自己。

他站了起来,瞥了旁边的窗一眼。那金发的大妖果然一身贵族的装扮站在了楼下。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视线冷不丁对上。谁也没有立刻移开。

妖狐便一边与他对视,一边对秃道:

“我便去会会这位大人。”


评论(1)
热度(27)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