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一天会拯救我所有恐惧。

#王者荣耀##邦信# B4的V


无营养 一句话吕云 聊天中的种种笑话来源于日常生活@之迷 

ooc可能有

ok?

—————————————————————

室内微博38度,室外油锅40度。穿着长袖的刘邦走在操场是油炸黄骨鱼,坐在教室里是清蒸黄骨鱼。除了黄骨且鱼外,差别还是挺大的。

班主任诸葛扒皮强势嘲讽了一波重点班的各位学生的智商,叹息曰,勤能补拙,同学们要笨鸟先飞,今天午休别回去了,午修吧。

“顺便记得把英语作业中午写了,不要让周瑜到我跟前告状,否则死的就是你们。”

然后对班上众学生的哀嚎视而不见,带风地出了教室。

班主任刚刚出去,刘邦便把手里的笔一扔,咕噜咕噜滚到地上,在瞬间喧哗的教师中发出皮皮虾入油锅般的脆响,然后又被噼里啪啦的煎油声盖了过去。

韩信半躺在椅子上,嗖嗖脱了鞋,脚都搭到了刘邦桌子上,就快往刘邦鼻子下凑了。他正拿着语文书脑洞翻译文言文,用脚戳戳刘邦无精打采的脸乐道:“哎,这人真好玩,为之奈何不就是那怎么搞的意思吗,还问两遍,军师真惨。这人和你挺像的。”

刘邦一把抓过韩信的脚搁到了自己的腿上,后者一歪,差点整个人滚下椅子。另一只搭在桌上的脚都抖了抖。

“哎呦我去,差点劈叉。”

刘邦听他这么嚷嚷,干脆把他另一只脚也放到了自己腿上,“哎呦,扯着蛋了没?”

前后桌听他们两逗乐,笑嘻嘻。刘邦表演欲大增,撸起韩信的校裤一边抚摸他的小腿一边说:“哎呦,看我们韩哥这腿、和老李的光明之巅差不多了。”韩信假装瞪了他一眼:“得了吧,老李脑袋上一亩三分地那是寸草不生,老子这腿怎么说也是个板寸,怎么能和他比。”

“哎,那不成刷子了?”

众人又是一乐,没什么能比调侃科任老师更能消遣了。

刘邦却突然变了情绪,摸着韩信的腿悲从中来:“宝啊,这样吧,我看这英语抄写没个一两天是抄不完了,我看你也和我差不多。我有个法子,我把我电车钥匙给你,你开个40迈,怼我一下,我呢去医院避避风头,你呢去看守所躲躲。等我住院出来了再换我撞你,我觉得这样还ok。”

韩信笑了:“ok啊,okok,钥匙呢?我这人手比较重,油门捏的比较紧,给你马路上一装,你要是侧着着地说不定还能整个烫伤。脸着地就不好了,我去看守所蹲着了,你嘛事没有。”

刘邦一愣,这才发现韩信在调侃他。

前后桌又是一阵哄笑。班长喊了声安静,自己也开始笑。

韩信腿还搭在刘邦身上呢。刘邦把脑袋搁在桌面上,手还在他腿上流连忘返。韩信也不缩,就撑着脑袋看着刘邦因完不成作业而皱成一团的苦瓜脸傻乐。

貂蝉放下了笔:“你们直男真会玩。”

韩信看了刘邦一眼,道:“得了吧,这龟孙暗恋吕校花不是众所周知的吗?啊不对,我说的不是吕凤仙花,赵云你别看我。”

于是貂蝉的同桌赵云低下了头。

貂蝉拿起笔转了转:“啊?”

韩信笑:“你不知道啊,这么不八卦?这货觊觎校花很久了。”

貂蝉听了后惊奇地看了看刘邦,又反应过来这似乎没啥好惊奇的,便又转向韩信:“个屁,你干嘛老想把刘邦往外推啊?刘邦你说是吧?”

刘邦嘿嘿笑。

貂蝉见没人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又戳戳赵云:“云哥,你说是吧?”赵云正埋头写语文呢,第二次被人扰乱心绪,实在想不出:“刘邦,帮我看看这道。”

貂蝉有点扫兴。韩信顺手拿起刘邦的酸奶吸了一口,看着他两写题。

“找形容词啊?你这不都找到了吗?”

“没,要找十个,还差一个找不着。”

“笨,朽木不可雕也的朽啊。”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说的就是你。”

赵云无视了刘邦的后半段话,随手将朽字一圈:“谢谢你啊。百年好合。”貂蝉一听直拍巴掌,笑个不停,就差在赵云脸上印个香吻表示自己的赞同了:“云哥和我想的一样。”

一直状况外的韩信这才反应过来。

“好啦,怎么可能。”

说完将将脚收了回来,在午修中午休。

评论(10)
热度(43)

© 智熄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