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大大的大胆的大鸽子

#王者荣耀##邦信# 关于韩信,刘邦在想什么

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对未来的选择感到焦躁,对友情也感到很无望。大路朝天,各走一方,这明明是必然结局,但是我还是想挣扎不放弃。希望最后不是搁浅的鲸鱼。

现代pa,非史向,重度ooc,ok?



——————————————————————————————

刘邦很喜欢韩信的长发。不得不说,这是他追韩信的重要理由之一。


柔顺滑腻的发丝从手指缝中间滑过,然后落到地上。或许以后我可以帮他扎头发。这可不只是想想而已,在他和韩信还八字没一撇的时候就买了一本编发书,上面做模特的小女孩留着长长的黑发。原本刘邦也是黑长直党,但是因为韩信,他变成红长马尾党。



刘邦很喜欢韩信的眼睛。不得不说,这是他追韩信的重要理由之一。


他曾有幸和韩信对视过。倒不像小说里说的一样,可以清晰倒影出自己的样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刘邦还是喜欢那种蓝色。他就像是西迪布萨义德的天和圣托里尼的夕阳,组合成美轮美奂的晚霞。



刘邦很喜欢韩信的手。不得不说,这是他追韩信的重要理由之一。


他看见韩信握着公交扶手,看见他握着手中的水杯,看见他握着自己的手腕。刘邦一直观察韩信的手,那是骨节分明而又结实的,仿佛从手就可以看出这个人的特性,充满力量感,又带着凛冽的美感。刘邦喜欢他戴着戒指的样子,从中指上的银戒,到那个他只戴过一次的女式求婚钻戒,最后是那个戴在无名指上的银戒。



刘邦很喜欢韩信的腿。不得不说,这是他追韩信的重要理由之一。


他喜欢他略白的大腿和结实的小腿,喜欢挠他大腿内侧时韩信的惊呼和猛然一踹。同样,他也喜欢在这种时候一把扯过韩信的脚腕,将他扯到自己身下做一些欠扁的暗示性动作,看着他脸红地反驳或者是迎合的调笑,不管是心情好的韩信,还是心情烦躁的韩信,他都喜欢。不管是偶尔和他翻脸的韩信,还是由着自己任性的韩信,他都喜欢。



他还喜欢韩信的性格。不得不说,这是他追韩信的重要理由之一。


具体是哪一点,或许刘邦自己也不知道。如上,不管韩信怎么样,他其实都很喜欢。不管是带着些天真的狡黠,还是正直自信的表情,又是他生气时的大打出手毫不客气。对了,也可能是韩信时不时对自己流露出的信任。



所以他很喜欢韩信,在韩信正式答应他的求婚后,他改口成他真的很爱韩信。


很爱很爱,很爱很爱。


尽管后来发现韩信的头发不是滑腻地滑过手掌,而是满屋子乱掉,还经常打结;尽管后来发现韩信的眼睛在生气的时候会让你根本不想与其对视;尽管后来发现韩信的手不仅戴着戒指好看,揍人时挺疼的;尽管后来发现韩信的腿虽然摸起来舒服,蹬到人也挺疼的;尽管后来发现韩信的性格倔起来不是一般的驴,他还是很喜欢他。


他喜欢早早给韩信梳头,看着他的眼睛,摸着他的手,或者将手放在他被被子盖着的腿上,告诉他,他爱他,他爱他。


就算韩信说他恶心,也要说。


他只是爱他而已,所以他的韩信活着时他要让他做最有钱的人,死了要让他做最有钱的鬼。


刘邦这么和韩信说了后,韩信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行行好,我不需要做最有钱的人或者最有钱的鬼。”


刘邦继续说:“我给你烧玛莎拉蒂,烧电脑手机,你想要烟,我每天给你烧一根,只能一根。房子你想要几层我就给你烧几层,要是丧葬店没得卖我就给你用硬纸板搭几层,你觉得不好看呢就自己装修装修。地府估计通货膨胀着呢,我得多给你烧点钱,如果不够呢你就托梦给我,一卡车纸钱我都烧。”


“你想要鱼塘吗?电视机呢?总之你想要什么就托个梦写个条,我一并记住了一起租个焚化炉烧给你。”


韩信笑了:“别闹了。”


刘邦却没有笑:“你以为我说这些是为了你吗?我只是想告诉你,车子房子钱都有了,就连烟我都给你烧了,在下面多等我几年。我还要寿终正寝,下去和你炫耀我比你多活了几十年。”


韩信就坐在墓碑上,刘邦却盯着那碑下黄土。


剩下的只有沉默。


评论(12)
热度(66)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