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一定会比上一更幸运的。

#王者荣耀##邦信#【R18】 竹青 【600fo点梗】

写在前面的话:


r18注意,尿道play有,请避雷。这个文写的我很痛苦,你说为什么会有人点竹子精,你让我写椰子精我还可以,但是我这辈子根本没见过几次竹子啊!!写着写着突然胃疼,捂了一会才继续写,快5000字了吧,肾肝齐疼。


而且本人对h不太擅长,也不知道老爷们喜欢看什么,就根据自己的爱好来了...


明天考级!求保佑!以及我努力了快三个小时,求评论鼓励的说QAQ


ps:由于lof叫鱼的妹子太多了,找不着,所以妹子看到了记得在评论吱一声告诉我你满不满意哈~【只能说满意!{{{p(●`□´●)q}}}


链接走微博,评论也会有,由于是h就不打王者tag了,希望大家喜欢


ooc可能有,请多包涵



————————————————————————————


何为君子?

 

定当风流倜傥,气度不凡。眉目之间不求尽是风情,自然也是一番器宇轩昂。胸怀大志,有一股超凡常人之气,能成大事,可谓君子。

 

吴地人喜竹,吴地也养竹。每每夏至,竹林便是一片郁郁青青,即便是燥人的江南热夏,但凡是走进后山青竹林,定然是神清气爽,舒适非常。也不知是那热辣的日头眷顾这片绿湖,还是这竹除了君子外表外还有些个能使人忘怀恼事的特异奇能。

 

但即使是这竹,在吴地人眼中仍是有忌讳,不易种在院内。一说这竹子湿气重,家中老人易犯风寒,不易种植;二却是个邪门的说法,这竹子不仅湿气重,阴气也重的很,院中种竹子,迟早被妖竹吸尽阳气而亡,若是女子,则阴气对撞,此屋则为阴宅。

 

新奇的是,信其二说法的老乡多之又多,每当望见刘邦院里葱葱一片,便是老人小孩都要连声叹息:“作孽!”

 

然而屋主却不甚认同。

 

他刘邦原本就不是苏州人,会听不会说这方言,干脆也装作听也听不懂。便在一派吴侬软语中操着格格不入的官话,一少有人听得懂他说什么,就连上街也是麻烦。刘邦也不去与人交流,日日与他竹子为伴。他每日营生,也便是用竹子制作些小玩意,上街上摊一摆,坐地起价。当地老乡不是没有做这个行当的,只是刘邦既为外乡,做出来的玩意自然是不同于这些个土生土长的江南老小子,姑娘们也好些与众不同的玩意,刘邦的生意也愈做红火。

 

只是这刘老抠怎么着也不愿意盘下铺面,就混着人卖菜中卖竹,别人用吴语骂他抠,他也只是笑呵呵应答,每日还是笑呵呵摇着竹扇坐地摆摊。有事犯懒不出门,也有些大姨大婶念叨他。

 

与竹为伴,以竹为生。

 

且不谈这刘邦,吴地小镇真有一奇人,面若冠玉,风度翩翩,眉眼中尽是风雅倜傥,常常出入于茶馆酒肆之中,此人可不止一个狠字了得,然而这也只是坊间谣传,只是这个奇人扬臂间腕口崎岖伤痕,深深浅浅尽是疤,仿佛被什么利器深砍留下,不少姑娘便悄悄于闺房八卦,这竹雅君子从前不止混迹酒肆,怕是江湖客,衔刀人。

 

而这竹雅君子来无影去无踪,不知从何而来。似是常出现在这一带,却又不知他从何归去,整日不为生计所忧,不沾荤腥,偶尔啜酒,众人便纷纷猜测,此人从前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早就超脱了暴戾,不泯然众人了。



点我





———


补充一下,其实这篇文的结尾我原本想的是,“你想好把我做成什么了吗?”来着,后来觉得可能有点虐,所以最后两句台词改成了告白,然而仍然一个是意乱情迷的爱,一个是清醒过后想到未来痛苦不舍的爱...但是老爷们看到这里,只要明白我的意思就好...这...其实是🔪

因为竹子可能会活的比人久一点~~



评论(68)
热度(278)

© 不全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