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蜻蜓



写文纯穷开心,三俗小人一枚,爱好是欺负正直青年,努力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方向努力中...

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王者荣耀##吕云# 不入流






演艺圈paro,很水

第一次写吕云...

ooc可能有,ok?


————————————————————————



貂蝉敲开吕布家的门时手里提着一大袋炸鸡,吕布一打开门就看见义妹兼助理笑得春花烂漫的脸,心脏小小地跳了一下,还是矜持地没有立刻欢迎她进门,而是先问了一句:“大晚上的你来干什么?”


貂蝉把他往旁边挤挤:“让一让让一让,堵在门口像什么样子,先让我进去再说。”她说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脚上的果冻鞋往屋内一甩,作势去捡鞋子,从吕布腋下钻进了屋子。后者只好把门带上,跟着风风火火窜进客厅,毫不客气地将自己砸在沙发上的貂蝉。


“你到底来干嘛的?”吕布看看他手里的快餐袋和饮料,果然给他带了一杯九珍,“这是给我的吧?”


貂蝉一边抓着遥控器调台,一边飞快地说:“那可不得拿点东西贿赂你。哎哎,鸡翅你少吃点,小心发福。”


“去你的吧,你哥哥我还没到发福的年纪。你倒是小心长胖。”


本来貂蝉听到关于体重的话题总会大发雷霆,今天却是一反常态,“去去去”了几声便又掏出了手机,看看手机又看看遥控器,仿佛是在确认什么。


吕布将果汁从袋子里拿出来,猛吸了一大口,咬着习惯朝貂蝉那凑过去,想看看她在搞些什么。一般来说,她都会推开自己的头说“女孩子的东西你也看”,今天却将手机递了过来。吕布正在心中感慨义妹的反常,定睛一看,手机上的页面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不是,貂蝉,你到底来干嘛的?”


貂蝉娇嗔,作势拍了下吕布的肩膀:“还要我明说啊~”


吕布皱眉:“你不明说要怎样?”


看吕布表情不太对味,貂蝉对对手指,试图做出小时候撒娇撒泼的表情:“真是的,你们家电视大嘛…”


吕布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个白眼狼义妹根本不是大晚上的来陪他这个哥哥聊聊天分享分享食物,而是蹭他们家电视来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消息就是当红奶油小生赵云的节目宣传。今天他要在娱乐台上一个直播娱乐节目。


貂蝉从这个人出道开始就非常之迷,放着家里的天王巨星不要,专门喜欢和吕布打不着边的清秀型。


看见义妹对这个赵云这么痴迷,小气吧啦的某天王巨星立刻路转黑,吃醋了。


从小这个哥哥就是惯着自己的,貂蝉也没特别在意,该追星追星,该工作工作,一般不在吕布面前提他的男神,要不是自己家没有电视机,毕竟手机追剧一点通,而且大屏才能更看得清男神,她才不来吕布家呢,还被甩脸子。


但是今天这个节目很重要啊!他不得不屈尊降贵小声道:“哥,我知道你不蛮喜欢他,可是我不想一个人看嘛…”


这么一句话出来,虽然完全曲解了自己来他家看电视的根本原因,但是却很好地让吕布无话可说。貂蝉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看吕布面色稍霁,立刻又拿起遥控器调台。


节目刚刚开始没多久,正好播到赵云在主持人的带领下出场,大男孩带着一丝腼腆的笑大大方方地出场,貂蝉不由得小声尖叫了一下,吕布瞥了她一眼,她又立刻识时务地搂住了吕布的手臂:“哥哥哥你看,他出场了!“


吕布将手从貂蝉的商业安抚搂中抽了出来,抱臂也盯着电视机看。这个叫赵云的人他倒也不是完全不知道。一个公司的师兄弟,来来往往倒是见过几次。貂蝉也借职务之便和他有过交谈,近距离接触偶像。


吕布还没有路转黑时,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迎合大众妹妹粉姐姐粉妈妈粉的人,不知道私下是个什么样子呢。


谁又能想到霸道总裁设定的吕布私下是个妹控呢。


食之无味地帮助妹妹分担了一大包鸡翅薯条,一个多小时后,节目差不多到了尾声,屏幕上主持人问道:“听说子龙明天还有工作,《将军冢》的拍摄是吗?”


吕布一边嚼着薯条一边盯着手机,记得自己明天似乎也要去客串下,正好,想到这,又听见了“影帝”。


“听说影帝也会去客串?和影帝同台演出会紧张吗?”


吕布一听到在说他,立刻支棱起了耳朵,只听赵云回答道:“会有一点。还希望自己不要出丑。和前辈比起来我还是太嫩了。”


虽然是客气而又官方的回答,吕布还是不由得有些翘尾巴,看着赵云的脸都舒坦了点。旁边貂蝉的花痴样在眼中都不是那么烦人了。


他看看貂蝉,准备示意一下“你偶像在夸劳资”,貂蝉却理都不理他。


颜粉无用。


好容易等到谢幕,貂蝉收回了一背景板的小花花,无求于人立刻又嚣张跋扈了起来,一边拍拍屁股站起来,一边叉腰道:“吕布吕凤仙大人,我在这里作为助理郑重要求你,明天《将军冢》你不准为难我家爱豆!”


你这么一说我就想为难了。


吕布心里这么一说,又想想,赵云倒是有点自知之明,算了,也不计较了。




第二天吕布到片场的时候,基本上全员就位了。由于他的戏排在后边,便耍了一波大牌,没在大家上工时准时到,一进化妆间,除了化妆师外,居然还有一个人。


化妆师对吕布歉意地笑笑,小声招呼吕布坐到另一边的座椅上,小声道:“他昨晚没睡呢,我就让他在这休息一下,不妨碍吧?”


吕布看看侧着头靠在沙发椅上的赵云,就连睡着了都下意识双手环绕,一幅不可侵犯的样子。不知道从哪里看见这样睡觉的人安全感很低,什么都没说,冲化妆师点点头,往化妆椅上一坐,让化妆师给他上妆。


今天他客串一个最终BOSS大国的最NB的将军。吕布在家看完剧本,对自己的角色有了这么一个理解。总共就有一段出场,其余时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说”状态,是男主人公年轻时的榜样,又是男主人公守护国土时的阻力,一出偶像变对手的戏码。


他和赵云的对手戏大致就是沙场相逢,嘴炮一番。


给这个角色下了如此定义,吕布先前也没怎么琢磨将军这个略有些脸谱化的角色,反倒是看了看赵云的台词。总之就是嘴炮,却很考验演员的台词功底和眼神微表情,要是一味按照“慷慨陈词”的画风出演,怕是除了尴尬没有别的意思了。


吕布看了看睡得一脸无害的青年,实在无法想象他演戏时的样子。


“叩叩!”


吕布正看着赵云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沙发椅上的青年惊了一跳,猛地睁开眼睛,与吕布正好对上视线。他歉意笑笑,和吕布一起看向了门口。


推开门的女生是貂蝉,她似乎也注意到自己敲门敲得太大声了,以至于吵醒了某人,立刻吐着舌头弯了弯腰,对着偶像双手合十抱歉抱歉,又跑到吕布旁边小声耳语道:“家里出事了,我得先回去一趟。今天戏结束了你让保姆车送你回公寓,再打电话给我来接你。”


吕布看看她,点点头,貂蝉立刻又打着哈哈“溜了溜了”。


赵云这才站起来,走到离吕布不远处站住了,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前辈好啊,刚才不小心睡着了,没和您打招呼。”


吕布和他对视一眼,淡然道:“你每天工作也很辛苦。昨天的节目我也看了,加油。”


赵云笑得腼腆:“节目上的都是真心话,和前辈比起来我实在是差得远了。”


“期待你的表现。”


这时候吕布还不知道赵云在今后会成为他实力相当的对手。


不久以后,又会成为更加重要的人。









其实我脑补了一大段他们对戏,但是还是没写出来…



评论(17)
热度(89)

© 会物利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