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蜻蜓



写文纯穷开心,三俗小人一枚,爱好是欺负正直青年,努力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方向努力中...

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王者荣耀##邦信# 养儿防老,但我永远年轻【ABO】


我是一个比较雷生子文的人,但从前399fo点文中似乎有人点ABO,我问道,到底ABO有什么好的;答曰,即使是两个男生也可以结为家庭,生下后代,不是很美好吗?

 

似乎大概就是这样,但是我还是很雷生子啊!我吃bl很大的理由就是社会反对其实...哎。不解释了。

 

总之,这是一篇怨念之作。

 

以及,这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ABO设定。邦哥A信哥B,就酱,么么哒,求小心心,求评论,求推荐~

 

ooc可能有

 

ok?

 

 

 ———————————————————————————

 

刘邦下班回家,从包里掏出钥匙,乱捅了一阵,终于插进了钥匙孔。今天加班加到很晚,不知道韩信睡了没有。

 

他悄悄打开门,将手里脱下的西装轻轻搭在了沙发上,按开了玄关暖黄色的小灯。

 

啪。却发现韩信坐在沙发上。刘邦的目光一瞬间柔软了下来,他轻轻道:“宝贝,怎么那么晚了还不睡?在等我吗?”

 

韩信似乎有些迷迷糊糊地:“我…”

 

“还要给孩子喂奶啊。”

 

刘邦瞬间瞪大了眼睛:“什么?!”

 

此时,韩信空荡荡的怀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只小包子,奶声奶气地对着刘邦大喊一声——

 

爸爸!!!!!!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刘邦瞬间惊醒,刷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抹额头,吓出了一头冷汗。简直是发颤地将手伸向了床的内侧,摸到韩信指节分明的手才悠悠叹出一口虚气。他连忙扭过头,想也没想地摇晃熟睡中的韩信:“韩信!韩信!快起床!!”

 

韩信睡得迷迷瞪瞪的,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嘴角还有一丝白痕,被刘邦暴力摇醒后表现了极度的不爽与想杀人。他几乎是吼了出来:“你大清早发什么羊癫疯!精神病院就在对面,收拾收拾自己去给自己收尸!”

 

啊,太好了。果然这才是韩信。就算他们有孩子韩信也不可能大半夜不睡觉去喂奶的。他肯定会直接睡倒在沙发上,怀中的孩子哇哇大哭也吵不醒他。

 

说不定还会随便拿个奶嘴塞他嘴里然后继续睡。

 

刘邦松了口气。突然房门咔哒开了,居然还真的进来了个小孩:“叔叔,我饿了。”

 

刘邦突然想起来,昨天韩信家亲戚晚上有活动,比自己还厚脸皮地把小孩丢在了自己家一天。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明明只有晚上有活动,要把小孩放在我家一天?

 

韩信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突然牵了一个孩子回家吓了刘邦一大跳,还没反应过来就大声喊道:

 

“韩信!我还不能满足你吗?!”

 

于是赢得了韩信的白眼以及突然尴尬。

 

韩信对着小男孩道:“这是你刘叔叔,叫叔叔好。”

 

小男孩平静道:“叔叔好。”

 

刘邦:“…韩信,不是我说你,就算不是我亲生的,也该叫我爸…”

 

一语未毕,韩信就一脸烦躁地打断了:“刘邦,拜托不要再给自己加戏了。这是我侄子,不是你儿子。谢谢。”

 

刘邦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啊,我还以为我要原谅接力了。”

 

韩信在侄子背后推了推,示意他坐到沙发上,自己走过去开了电视,把遥控器往小孩手里一塞,就坐到了一边掏出手机,指使刘邦道:“你还愣着做什么?今天你做饭我洗碗。”

 

刘邦这才想起来锅里的菜,他扬扬手里的锅铲:“我做着呢。我说,你侄子需不需要加餐什么的?”韩信瞥瞥刘邦:“怎么着,你还能给他煮一锅清淡营养的蔬菜粥不成?随便做吧。我大伯家孩子糙的很。”

 

刘邦看看沙发上精致的小人,眉眼中似乎与韩信还有些许的相似,于是他感到熊孩子似乎有些微的可爱:“哎,小韩,你要喝饮料吗?别和叔叔客气。”

 

小男孩抬起大眼睛看了刘邦一眼:“不用了,谢谢叔叔。妈妈说饭前不能喝饮料。”

 

刘邦突然又有点不喜欢这个孩子。他比较喜欢那种活泼开朗一点的小男孩,打比方说,如果自己问他要不要喝饮料,他会回答:“谢谢哥哥!我想喝XXX!”刘邦走进厨房,不经意间脑子里面开始充满了关于小孩的种种,一瞬间对孩子有了十足的向往。

 

 

 

 

所以才会做梦梦见?

 

曾经听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梦通常会表现潜意识中所担忧的事情。刘邦对门口的孩子道:“好,你先出去,叔叔换个衣服就起床给你做早餐。”小男孩听话地点点头,乖巧地关上了门。

 

刘邦却没有立刻起床换衣服,他又摇摇韩信,韩信还是很不耐烦,直接翻了个身拍开了刘邦的手,闷闷地说:“有屁快放,没屁快滚…”

 

“你想要孩子吗?”刘邦凑近韩信的耳边,“你想要吗?”

 

“…就你这非酋,我要是真能怀上就见鬼了。”他说着又扯了扯被子,又准备闷头大睡。

 

这一句话,没说想要,也没说不想要。刘邦突然道:“韩信。如果我说,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不想要小孩插入我们的生活,你怎么想?”

 

刘邦心里有点忐忑。

 

被子里的人蠕动了一下,又缓缓道:“…嗯。”

 

刘邦向来知道韩信是不愿意多说“我也是”,“我爱你”,甚至是“我也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之类的话。他只是以他的行动表示了他实际的选择。

 

刘邦已经足够感动:“我去给你侄子做早餐了。”

 

韩信闷闷:“嗯。”

 

他凑过去亲亲韩信的左脸颊。

 

“早点起床洗碗。”

 

“…滚。”







评论(13)
热度(93)

© 会物利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