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蜻蜓 很高兴认识你

#王者荣耀##邦信# 龙舌兰之吻

很早以前就想写的一篇文,之前有在计划中提起过,接下来就会开始写点梗,鸢尾可能会与其他的交织写写~或许可以当做科普文。。开玩笑的。只是我查了很多资料,本文关于酒吧的东西极少杜撰啦..

 

求小心心,求评论,求推荐~么么哒

 

写完才感觉装逼嫌疑十分重,以及,没有吻,我扯淡的~

 

ooc可能有,bug可能有

 

ok?

 

———————————————————————————— 

 

“先生来点什么?”

 

酒吧里荡漾着人们的笑声与交谈声,台上有人在现场表演,不知从哪里来的野鸡乐队在门外挂着“知名乐队驻场”的牌子,奏着一些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啼笑的曲子。全场气氛本来就十分high,也不知道是劲爆摇滚的效果,还是今天泡吧的人心情都比较愉快。

 

 

 

很明显,刘邦的心情就一点都不愉快。

 

他刚从这个酒吧街的一个轻吧,亲友的座谈会中脱身。如果他知道那位曾经闹得所有人都不愉快的女士也在场,是绝对不会去参加那什么劳什子的聚会。他宁愿窝在家里看看烂俗韩剧或是别的什么东西,都不想和那个女人见面。

 

分手时不动手是男人的风度,但刘邦不觉得自己可以从一而终保持风度。能在分手时保持风度,对自己来说已经算是奇迹。

 

将近九点钟了。室友听说刘邦今晚有约回家很晚,提前说了自己要带女友回家,不知是怎样一个销魂的夜晚。刘邦也很销魂,他现在要么回去听销魂的墙角,要么销魂地找个地方坐他个四五个小时。

 

不不,室友那个家伙半个小时是奉承他。

 

刘邦在心里逗了个乐。转身看见一家名叫“王者”的嗨吧,想起不知从哪里看到排解寂寞可以去嗨吧的说法,掂量掂量,走了进去。

 

逛吧的人多数是逛熟吧,或是经过朋友介绍。至少你要认识调酒师。随随便便进了不熟悉的地方,等待的或许是美酒在味蕾跳芭蕾,又或许是被称为酒的恶心液体在口中炸碉堡。同样的酒在不同的调酒师手里自然会绽放不一样的光彩,也有人完全无法发挥酒的美感,这些都与调酒师的经验与能力有关。但刘邦今天就是看这个“王者”顺眼,偶尔逛逛不同的地方似乎也不错。

 

结果刚刚一脚踏进门口,就被魔音灌耳。不知是哪个顾客忽视了自己唱歌跑调的客观因素,点了首英文歌。刘邦眯着眼睛瞟了一眼,此人陶醉地嗨得乐呵。说实在的,虽然他唱歌跑调是没错,看起来却是人缘很好,不断有人在底下开心地喝倒彩,女性的尖叫不绝于耳,这人在这就把应该是老顾客了,看起来十分混得开。

“李白哥哥我爱你啊~~~~!!!”

 

刘邦穿过人群走向吧台时耳边突然炸起一道惊雷,吓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扭头一看,一个长相颇为清秀的女生脸涨得红红的,将两手作话筒状朝着台上大声尖叫,刘邦顺着妹子的视线看过去,台上的人正好朝这个女生抛了个媚眼,刘邦眨眨眼睛,怎么觉得这个男人抛起媚眼来也不是那么恶心呢。

 

还没等他想明白,接了一个偶像魅力的女生又大声尖叫起来,他只好逃也似的窜到吧台。感觉这个气氛并不能放松心情。

 

台上的跑调兄下场之后,众人欢呼,野鸡乐队上场,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身后是喧闹的人群,面前是死人脸的调酒师,心里是五味杂陈。

 

调酒师自顾自地擦着杯子,像是要睡着了一般,似乎也没有招待的意愿,刘邦正好也没有想好自己应该喝些什么或是应该吃些什么。如果可以吃一碗热闹,不是背后仿若不是一个世界一般的喧哗,那他或许愿意点一碗填填心。

 

刘邦突然觉得自己十足狼狈。

 

“先生来点什么?”

 

刘邦正支着额头独自头疼,左耳边传来了有磁性的男声。刘邦礼貌性地抬起头,转过去与他对视一眼笑了笑,开玩笑道:“我是否能点一杯符合现在心情的酒?”

 

那扎着长长红发低声询问刘邦的男人听了刘邦的话,轻轻勾起了嘴角:“哦?抱歉先生,不能。我不太清楚您现在的心情。不过看起来您很落魄。情场失意?职场失意?”

 

那人说着坐到了刘邦左手边的椅子上:“或许我可以给你来一杯酒吧失意。想要多难喝就有多难喝。”此人说话时一直盯着刘邦的眼睛,说完还眯了眯眼。刘邦甚至觉得,他在勾引自己。

 

“你很有趣。那么我要一杯白俄罗斯。”

 

“您的口味和您的气质不同。”他挑眉,“先生喜欢柔和的?”

 

刘邦学了学他的表情:“可能的确如此吧。没有吗?”

 

红发青年笑笑,招呼来了调酒师,耳语一阵,才回复道:“没有的事,不过是白俄罗斯。”

 

他这句话出口,还站在他身边的调酒师看起来就非常困的一张脸有了些微变化,但还是一言不发冲刘邦微笑了一下,转身从酒架上拿下基酒,刘邦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却被青年打断了:“先生贵姓?”

 

刘邦便也收回视线:“免贵姓刘。贵姓?”

 

换做平常这可能只是礼貌性的回问,但不知为何此时却产生了真心想和这个人认识的感觉。

那人却突然笑开了:“何必客套呢。这里是PUB又不是谈生意的咖啡厅—我叫韩信。你叫什么名字?”

 

刘邦见那人放开,也笑道:“刘邦。文刀刘,丰耳邦。”

 

“你拆字很专业。韩国的韩,诚信的信。”

 

刘邦不觉得自己这个名字介绍有什么不对,但还是顺坡调笑:“知道了,龺韦韩,人言信,没错吧?”

 

“没错是没错,但是龺是个什么?”

 

韩信模仿着刘邦zhuó的读音,眼中亮着刘邦身后明明灭灭的各色灯光,颇有兴趣般地将手撑到了桌子上,支起了自己的脸。

 

刘邦笑了:“我想你在发现我拆字很专业的时候就该发现我语文也同样很好。那是韩字左边的部首。“

 

韩信夸张地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此时野鸡乐队也停止了演奏,台下一片或真或假的捧场或是口哨声,全场安静了一瞬间。刘邦逆着混乱光线的面容被金黄的台灯悠悠照着,笑容是抹不去的促狭和放松。

 

韩信转移话题:“第一次来这里?我看你半个熟人都没有。”

 

“是啊,你一看就是经常戳这儿的,都已经可以主动和陌生人打招呼了。”

 

两人也不管什么是刚见面的礼貌,互相对视着聊着些什么。韩信偶尔会移开视线去看动作慢吞吞的调酒师庄周,那表情像是生怕他一个不注意睡着,口水砸进酒杯中。每当刘邦也打算转头,韩信又会将视线转回来,与他聊起别的。

 

“刚才你进来是听到了李白唱歌吧?”

 

刘邦想起刚才那首灵魂演唱,嘴角露出笑意:“恩,听到了。看起来很受欢迎。”

 

他顿了一会,思考了一下怎么措辞,却恰巧与韩信同时开口了。

 

“但是歌唱的实在不怎么样。”“唱的实在不怎么样吧?”

 

两人说完,又对视一眼,韩信道:“看来我们在李白的垃圾唱功上达成了共识。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就他那样还可以有那么多迷妹。”

 

刘邦接话:“可不么。要是他唱歌可以再好一点点,至少在个调上,或许还可以有更多迷妹也难说。”

 

“您的…酒。”

 

调酒师像是犹豫了片刻没有报出酒名,复杂地看了韩信和刘邦一眼,最后还是礼貌地冲刘邦微微一笑,回到了他刚才擦杯子的位置。

 

刘邦这才转头看这上上来的“白俄罗斯”。透明的高脚鸡尾酒杯中装着淡黄酒液,杯沿还沾了一圈漂亮的盐边。他似笑非笑:“或许这家店的白俄罗斯和我记忆里的不太一样?还是说这其实是一杯甜味汽水?”

 

韩信撑着下巴,笑道:“你说要一杯符合现在心情的酒。我想白俄罗斯不太适合你。我认为客人本身的需要比口头上的更为重要。”他用食指将杯子又往刘邦那边推了推,“玛格丽特,用来祭奠你操蛋的旧爱。”

 

刘邦笑了:“好眼力。”说完拿起杯子,冲韩信示意,几乎将这短饮干完。

 

“韩信,有兴趣正式而又长远地认识一下吗?”他举杯,将杯子放下。韩信笑了笑,没说什么,将刘邦的杯子拿了过来,替他饮下了剩下的酒液。

 

“乐意之至。”


口中同样浓烈的基酒味道像是交换了长吻。



作者的话:


*玛格丽特是调酒师为了纪念死去爱人而做出的名酒,基酒是龙舌兰,味道辛辣。

*网上的资料,在点单时说“要一杯符合我现在心情的”是错误示范,老刘在和信哥开玩笑。

*白俄罗斯是一款甜酒,以伏特加为基酒,加入了咖啡利口酒和鲜奶油,多数是女性喜欢饮用


*然后就好像没有然后了,关于本文有问题的可以提问

评论(11)
热度(43)
  1. 大不会大不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三流文手

© 大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