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一天会拯救我所有恐惧。

#王者荣耀##邦信# 过客


我好像很喜欢写初遇

风的景物描写没安利出去,我自己写...

有可能虐喔,反正不是无脑甜。另外我知道历史上刘邦大部分时间是比较被动的...但是...我没文化嘛,大家随便看看。bgm你的配角

本文可能有邦良嫌疑,但的确是邦信,我只是写出自己对每个角色的理解,以及他们的相处模式!

就是普通的玛丽苏东西x

ooc可能有

ok?

——————————————————————


他们初见于一场群架。

刘邦是敌台主播,韩信是客场嘉宾,他是被项羽拉来充数的。韩信最后对项羽阵营的印象其实只有他女朋友虞姬,因为她高挑而显眼,长长的马尾垂在肩上,简直把校服穿出了花儿。

真正对刘邦留下印象也是因为这个女生。他站在五楼的走廊上,双手撑着栏杆,对着对面楼结伴经过的项虞两人吹了个响亮的流氓哨,大声喊道:“美女配王子好吗!”

后来项羽很生气,

没那么巧,韩信没亲眼目睹到刘邦喊楼的样子。但每每听别人提起刘邦的这件事,就好像自己也站在刘邦对面,看得到他略长的刘海被风带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笑嘻嘻地将手作话筒状,用爽朗的声音嘲讽项羽的样子。

但这都是后来。当初刘邦给韩信留下了个比较坏的印象。因为他牵扯到了虞姬。韩信固执的认为男人间的事情不应该与女生牵扯,然而刘邦却用虞姬来激项羽。可以说,很不齿。

而韩信其实也有梦想,他不想和刘邦项羽一样在校斗派站上顶点,但他希望可以...

可以...

想想有些中二,但他的的确确想过,人人提到他,不说毕恭毕敬,也会各自了然,清楚韩信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惹得,惹不得。

可能是血液里的好战因子,也可能就是中二病,但这不重要。

在感受到项羽真的并不把自己当回事后,韩信觉得要离自己的理想更进一步的话,还是得换阵营。

过程很繁琐,大家很不愉快,但最后韩信还是加入了刘邦,莫名成了核心人物。

说不感激,不激动是假的。他突然发现刘邦也不是那么无耻嘛,不过有些不拘小节。越接近他们团队的核心,就越会发现刘邦毫无头头的样子。

有时候他会把刘海用皮筋扎在头顶,放学后仍然坐在座位上做函数题,张良抽张椅子坐旁边看文学类的书籍。韩信的数学学的还可以,有时候也会和他们两人坐在一起,和刘邦一起冥思苦想压轴题,最后通常是韩信恍然大悟,点出关窍,刘邦就一阵“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地顺势将接下来的解题步骤快速说出来,也不管旁边坐着的人听不听得懂,仿佛只是想告诉别人:“我知道啊!”

张良听见他们热烈地讨论,有时候也会凑过来看一眼,刘邦看见了,就会说:“子房你看看,对不对。”

刘邦特别给张良留脸,韩信每次看见他被张良镇压的样子就很想笑,觉得刘邦就像一只金毛,张良则是一只贵气十足的高傲白猫,把金毛的头按在地面上,把刘邦吃的死死的。

有一次刘邦正事后诸葛亮地侃侃而谈函数解法,韩信撑着脑袋。

张良今天没来,一下课就跑去签售会了。

看着刘邦说话的样子很舒服。不是唾沫横飞,也没有轻声细语,只是让人感觉这个人很自信,这就够了,他就像是暗色的发光体,总是不知觉的吸引别人。或许这就是主角魅力吧。

韩信打了个哈欠,正当这时,窗户之间对流的风呼地吹过,窗帘被卷起来,啪地打掉了窗边同学放在桌上的笔袋,纸张飞舞的同时,也吹起了韩信额发。

还没反应过来,韩信便被自己的头发拍了一脸,慌忙闭上眼睛,还是吃进去了几根,他用手一根一根地把头发从嘴里扯出来,想当然地沾了一手口水。抬头一看,刘邦脸上挂着笑容,头上的小揪揪安然不动。

“fuck,好恶心。”

韩信吐了一句自己的槽,用另一只手把头发理理顺,说道,我洗下手,便朝门外走去。

结果刘邦也放下卷子跟了上来,韩信洗完手洗完脸回头一看,刘邦脸上还是带着笑。

韩信刚准备问他你笑什么,刘邦就呵呵说了:“韩信啊,你刚才那样还挺好看。”

韩信说,你班刘海放下来,往嘴里塞一点,你再好看就厉害了。

刘邦说不是啊,我是说,你刚才皱着眉头闭眼的时候。



大风起兮——

嫣红发丝凌乱地拍打在脸上,那人不适地闭着眼,皱着眉,连嘴唇都瞬间抿紧了,头也往下低了几分。风一过,他缓缓睁开眼睛,分明的睫毛颤了颤。

不管是压低的眼眸,还是脸上的发,更甚是他半吐着舌头从嘴里扯出发丝时候的样子,都在夕阳的辉映下显得很特别。

或许韩信的确是个很特别的人。

“拜托,我是让你讲讲你学生时代的哥们,你和我讲你暗恋对象干啥。”

远房表妹很好奇自己学生时期的“光辉历史”,兴致勃勃地想打听打听一团狂炫酷拽的不良少年,结果刘邦一开口,扯了个这么个画面。

刘邦眨眨眼睛:“啊?他就是我哥们啊?我组织里杠杠的啊,没人干的过他。”

表妹惊讶状:“啊?不会吧。你家扛把子还能让你有如此感慨啊。”一语未毕,又兴致勃勃道,“哎?女孩子也能扛把子?老哥,不是我说,你暗恋他吧。”

刘邦是真的无语了:“你听话听音好不好,都说了哥们哥们,你问的也是哥们,我至于和你说个女的吗。”

难道是自己把韩信形容的太女气了?可是自己心里完全没这么想过,只是真实地告诉了小姑娘自己当时的感受。

“再说了,什么叫我暗恋他啊?”

“你脑子是不是缺根筋啊,不是喜欢的人,为什么观察那么仔细啊。还能注意他发丝拂动不拂动,嘴唇红艳不红艳,睫毛纤长不纤长——?别开玩笑了,说说你们的罗曼史?”

刘邦梗了半秒:“哪有什么罗曼史...”

基情满满的小表妹立刻泄了气,叹息道,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摆在你面前...

喜欢他吗?

“对了,老哥,你现在和这个扛把子有联系吗,你这么一形容我有点点好奇哎,或者有没有毕业照?”

刘邦虚了表妹一眼:“有个屁。我们根本不是一个班的。再说了,毕业了早就各奔东西了。”

表妹感叹人情冷暖。刘邦却反应有限。心情一瞬间有点复杂。好像古钟被敲响,积灰被吹散。什么东西被表妹拨开云雾见了青天,又蒙上了雾蒙蒙的一片。

黄昏夕时,是不是和那时有点像。

只是缺了那一阵大风,和你。


评论(8)
热度(35)

© 智熄会 | Powered by LOFTER